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许愿要小心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燕朝大正七年十一月

    厩先皇御赐范太傅府邸,细炎飞的午后,原在午歇的范安阳被外间丫鬟的笑闹声吵醒,头痛欲裂的把精致秀美的小脸皱着了包子脸,她头靠着锦蓝大迎枕,躺在临窗的大炕上,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后,百般无聊的抬头数起承尘上的图样。

    谁说当主子就享福?

    她祖父是甚受皇帝倚重的太傅范清平,父亲范长泽是长子,去年底返京述职,年初三月调任户部郎中,母亲丁氏,出身祖上曾出过二位首辅的世家名门,她身为家中唯一嫡女,向来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娇宠的宝贝。

    只是这一切,都随着五月时的那场意外,如窗外翻飞的雪片逝去了!

    轻盈的脚步声往内室走来,范安阳连忙闭上眼装睡,珠帘微响,不一会儿,她就听到脚步声来到她身边,来人重重的冷哼一声,“睡睡睡!整天就是睡,除了睡还是睡,都快成睡仙了!”

    “你抱怨什么啊!”一道娇俏的嗓音传来,范安阳认出这声音的主人叫嫣翠,而那个抱怨的丫鬟叫嫣红,是几个月前来侍候她的大丫鬟,嫣翠是周姨娘派的,嫣红是新进门不到两年的方姨娘给的,还有一个叫嫣秀。是生了庶长女范安菊的姜姨娘送的。

    这三个大丫鬟以嫣翠为首,“大夫不是说了,六姑娘受创过重,需要时间好好调养。”嫣翠轻柔地伸手帮范安阳掖了掖被角,看她这般作态,嫣红不屑的撇下嘴角。

    方姨娘与周姨娘不睦,就连送到范安阳身边来侍候的丫鬟也不对付,范安阳暗叹,要是原本侍候她的丫鬟都还在就好了!

    就听嫣红嗤笑一声:“你别装好心了!你主子心疼死了吧?恨不得那笔冤枉钱全进了她自个儿的口袋去,只可惜,虽然太医们都说,六姑娘再怎么调养也好不了了,但有老太爷在,宁可花那冤枉钱,也不会那钱省下来给你主子的。”嫣红顿了下又道,“周姨娘也该满足了!夫人都忘了有六姑娘这女儿在,由着周姨娘和三姑娘折腾了还不够吗?”她斜睨着嫣翠等她回话。

    嫣翠却不说话了,直接把嫣红拉出去。

    听到她们走远,范安阳才睁开眼,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三姑娘范安兰这几个月总算如愿以偿,每天不忘来欺负自己一番,嫣翠原就是周姨娘的人,当然是偏帮她,至于这嫣红也不是个好的,倒是那个嫣秀偶尔会劝上一两句,不过她性子软和,别说嫣翠她们不甩她,就连院里的小丫鬟们也没把她放在眼里,就更不用说范安兰了!

    不过这几个月下来,范安兰的胆子是越来越大,昨天吵着要看祖母留给她的那些宝贝,除此之外,她还相中了外祖母给她的一副头面,她脸皮可厚了,不给都不行!

    她上辈子是个孤儿,得知今生父母双全,还有嫡亲兄弟时,她以为她最渴盼的美梦,成真了!

    只是没料到,这个家庭有瑕疵,附赠不省心的姨娘及庶兄姐数枚!

    真是应了那句话,许愿需小心!

    啧!

    算算时辰,范安兰大概快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在靠窗的炕桌摸索着,打开一个抽屉后,按到屉板上方的一个长方形小突起物,她轻轻按下,喀答一声,潜藏在大炕与炕桌间的暗格应声开启,她悄眼看了下,把身边的迎枕、被褥拉过来掩盖住,仔细的端详半晌,确认不会被人发现后,才躺回原位闭上眼。

    外间就响起打帘声,丫鬟们请安问好的声音此起彼落,其中嫣翠的声音特别巴结明显,想来应是范安兰到了!

    珠帘被人粗鲁的撞开,一阵寒气带着清香袭卷而至,来人看到范安阳一动也不动的躺在炕上,竟然没有起身相迎,不由来气,娇嗔着:“妹妹还没醒?”

    她斜睨嫣翠一眼,嫣翠陪着笑,“既然六妹妹还在睡,那咱们先回去吧?”软糯甜嗓来自十二岁的范安菊。

    范安兰冷哼,甩掉范安菊搭在她肩头上的手,不客气的道:“要回,你自己回去,六妹妹昨天应承我,要送我生辰的贺礼的。”

    范安菊不以为忤,反疑惑的问:“三妹妹的生辰?不是在明年的四月吗?妹妹急什么?”

    “你懂什么啊?”范安兰虽比范安菊小,但她生母周姨娘比范安菊的亲娘姜姨娘受宠,因此她素来没把范安菊这个长姐放在眼里,当即不轻不重的顶了她一句。

    当着一屋子丫鬟被妹妹这么一顶,向来脸皮薄的范安菊觉得很丢脸,不过姜姨娘向来隐忍,连带着女儿也是低调隐忍,只见她涨红了脸,却没有说什么。

    屋里的丫鬟们互相交换了眼神,对主子姐妹间的冲突不置一词,倒是嫣秀有些担忧的看了范安菊一眼。

    范安兰见长姐闭嘴,鄙睨一眼,随即掉头又去推范安阳,范安阳的三个大丫鬟就围在床边,嫣红和嫣翠冷眼看着,嫣秀上前劝道,“三姑娘,太医说过了,六姑娘要睡就让她睡,别去吵她。”

    范安兰对个丫鬟的劝告完全不予理会,大声嚷着还用力推着睡在炕上的范安阳,“范安阳,快起来,你答应送我的生辰贺礼呢?你个傻子不会是忘了吧?睡什么睡,你快给我起来,起来!”

    真是的,明知她每天都会来,怎么还不起来相迎?范安兰脾气见长,以前还会捉弄反击她的范安阳,打那场意外之后,就呆呆傻傻的,任人欺负也不还手,她早相中了进京时,丁老夫人送范安阳的一套缠丝白玉芙蓉花头面,还有祖父给的见面礼,一套文房四宝,祖父是当朝太傅,给孙辈的礼虽都一样是文房四宝,可档次差别不是一两阶。

    她娘说祖父给嫡出孙辈们的那套文房四宝,少说也在百两上下,而她和哥哥拿到的不过寻常,顶多在十两上下,范安兰甚为不服,凭什么嫡出的得到的礼就比较好?

    “范安阳!”想到不平之处,范安兰怒火更炽,偏生范安阳犹自安睡。

    范安菊语气微弱的劝道:“三妹妹够了!六妹妹服了药本来就该多休息的,我们天天来闹她,令她不得安歇已是不妥,要是被母亲知道了……”

    “你也跟她一样傻了啊?母亲根本不记得她了!”范安兰得意的手?k腰道,“她娘知道她变傻了,就不要她啦!谁叫她让她娘丢脸啊!哈哈,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