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九十六章 黄浦江中照天烧(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油坛这种水战武器,起源很早了。

    看过吴宇森版《赤壁》的,虽然整个片子充斥着日本味和好莱坞特色,比如甘宁基本上是一个大名手下的总大将,就差单骑讨了。更不要提各种槽点和金句了,但里面也有些细节比较可取,比如说油坛这些武器,大家应该都见过这东西的制作。

    按照武经总要等书籍的记载,油坛的制作,是用鸭蛋或鸡蛋,最好是个儿较大的鹅蛋,一端开个口子,取出蛋黄,留下蛋白用来充当粘稠剂,再灌入桐油,用棉纸封口;装入磁坛或陶坛,十个八个不拘,以装满为度,加上盖子,依然封好;再用细绳子在坛外包络。基本上,这东西和莫洛托夫燃烧瓶制作原理基本一致,差别就是在技术水平和原材料上。

    使用起来和莫洛托夫鸡尾酒也差不多,都是靠近之后,丢到敌方目标上。作为曾经的水战利器,油坛这种纵火之物,当然也是在敌我双方船只相接时,将油坛投掷过去,一碎则桐油四溢,风波汹涌之中,对方舰上的人脚下不稳滑倒;不利于施放武器,而且船板沾油,惹火易焚,亦便于我方放火烧船。

    额赫里指挥的快蟹船队,往李华梅舰队上丢掷的便是这个东西。清军的船队后面,还有数以百计的纵火船,满载着芦柴硫磺鱼油等物,就想复制一下长江之上火烧战船的经典战役。也不知道是不是《三国演义》的毒中得太深了。

    “就算是不能把李华梅这个疯婆子的船点着了,咱们把油泼上去,后面的纵火船上来点火,也是容易些!”额赫里早就打定了主意,并且悬出了赏格。

    “丢一个油坛到南蛮船上的,十块银元!丢一个火把、射一支火箭上去的,同样是十块!点着了南蛮船,本将军就向主子给你请功,别的不敢说,一个前程,咱豁出去这张脸到大将军和摄政王主子面前去求!”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清军在赏赐、兑现这方面从来没有过食言的时候。不会说用你卖命的时候各种甜言蜜语满天飞,等任务完成了,奖励收回不说,连照相你都只能是充当背景板。

    十几条快蟹船被重赏刺激的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疯狂的向李华梅的座舰冲来。清军内部早有传言,摄政王已经悬出了赏格,击毙或者生擒李守汉、李华梅、李华宝等父子姐弟的,封郡王!子孙袭爵三代!之所以出现这个版本的传言,李华梅能够以一个女子之身享受到同父亲、弟弟一样的待遇,清军自然个个心中雪亮,“这头绯翅虎可是差点就要了摄政王爷的命!要不是曹振彦那个奴才走了狗屎运一炮打断了她的帅旗,这会在北京城里龙椅上坐着的不一定是谁呢!摄政王能不恨她才怪!”

    更有一些仇视多尔衮、两白旗和塔山系的八旗将领,私下里议论,说多尔衮当日塔山一战,已经被李华梅吓得不能人道,不然,为啥他府里那么多的女人,咋到现在都见出现一个阿哥?只有一个女儿?

    “你们想想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恨李华梅的?”

    快蟹船在风波浪涛里疯了也似的冲向傲梅号,冒着船舷上炮窗内不断发射出来的炮子,尽量的贴近傲梅号,不停的有桨手闷哼一声,头上的头巾瞬间被鲜血脑浆染得五颜六色,一头扎进长江之中。也有水手身上中了炮子,炮子将半截胳膊带走。他捧着自己的手肘在船板上嚎哭不停,被随船的军官用短刀一刀刺进胸口,免得他遭罪。

    那些手上拎着刀斧的兵丁们,用眼睛相度着距离远近,掂量着自己能不能把油坛抡起来投掷到南蛮的军舰上,五十步,三十步,好吧!富贵自古都是险中求!七八条快蟹船将李华梅的傲梅号围在当中,几十个清军准备跳帮的水师拎起油坛,像投掷链球一样,奋力将油坛投向好似一座小山压在头顶上的傲梅号。

    “砰!”

    “砰!”

    不停的有油坛飞过船舷落在甲板上,摔得粉碎,里面的蛋液混合着桐油,粘稠的液体把甲板上弄得湿漉漉黏糊糊的。也有不少的油坛被风浪起伏颠簸,在船舷上就碰撞的粉碎,桐油到处飞溅,有不少被风吹回了清军船上,但是人们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只管将油坛不停的投上去。

    也有运道着实差了些的,手中的油坛刚刚投出去,船舷上的半磅炮便开火了。出膛的炮子与油坛在半空中相遇,恰似那千百年修来的姻缘,只因那一瞬间,便勾动天雷地火。

    “嘣!”一声闷响,油坛在空中绽开一朵硕大的火花,飞溅的火团,将周围的船只上的易燃物引燃。船帆,索具,还有那些身上溅满了桐油的倒霉蛋们,更是惨叫着试图将身上的火焰扑灭,可是,粘稠的桐油混合着蛋液,又哪里容易扑灭?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船只被火焰渐渐吞噬,不停的有人跃进水中,在烈火和江水中去博取一线生机,额赫里咬着后槽牙,“冲!冲上去!跳帮!纵火!老子就不信他南蛮的船是铁打的!”

    数百名清军水师呼啸着,呐喊着,各执短刀、月牙斧等近战肉搏利器,攀援着绳网,向宏武军水师的舰船上爬了。一时间,各条船的船舷上,清军蚁附而上。

    “打!给老娘狠狠地打!”

    首选目标自然是傲梅号,这条宏武军舰队的旗舰,首当其冲,成为了清军水师眼中升官发财子孙爵禄的登天捷径。一二百个清军水师在船舷两侧攀爬,不停的将手中的飞斧、火把向船上投掷,杀伤宏武军水手,点燃船上的易燃物。

    胖头鱼跳着脚的呼喝咒骂着,不停的将手榴弹投掷出去,船舷两侧也不断有清军水兵被手榴弹弹片击中,惨叫一声落入江水之中。

    也有那凶悍的水兵,见船舷上封锁防御的紧,便攀住炮眼,试图从炮位之中钻进船舱!被几个炮手用火铳击中,尸体堵在炮口上,一时清理不掉。后续的水兵,便以同袍的尸体做踏脚石,继续向上攀爬!

    终于,左侧船舷,靠近尾桅杆的位置上,一个清军水师一跃而上,成为了第一个登上傲梅号的清军水兵!他口中衔着短刀,腰间别着一柄月牙短斧子,左手举着一根火把,满脸的水锈,一看就知道此人是个江河上走惯了的水贼。

    “先登之功,至少两个前程!”他还在心里盘算着,手上却丝毫不敢怠慢,左手的火把胡乱抡着,将试图靠近他的宏武军水师逼退,右手擎着短刀,朝着人们只管劈砍刺。横竖这船上此时只有他一个清军,周围都是敌人,不管刀进了谁的身体,都是杀敌。他只管在这个位置上守住一会,让后续的人登船,打开突破口,守住突破口,那就是大功一件。

    但是,他的性命也只是在呼吸之间了。

    几个水兵早己端着上了铳刺的火铳,围拢过来。这个清军水兵见势不妙,将手中的火把远远的丢了出去,拔出腰间利斧,准备肉搏。围着他的几个水兵为首的一声大喝,一个前进直刺刺将过来。这清兵用左手的利斧试图拨开,但是,却不料想,这个动作不过是个诱敌的假动作而已,待他手中利斧挥出,无法再变招后,那水兵狞笑着扣动了手中扳机,一股灰白色烟雾腾起,一声巨响,一枚弹丸射出铳口,这样的距离,弹丸立时击穿了他的身体,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与此同时,左右几根铳刺也是全力刺出,尽数刺在这清兵的身上,一根铳刺刺入左肋下,从右肋下冒出了。一根铳刺从右侧刺中了面部,穿过了头颅,从左耳上方刺出。还有两根则是正正的刺在他的胸腹部。

    这清兵一手刀,一手拿着半月短斧,眼睁睁地看着铳刺在自己身体透出,却是无能为力,只能无力靠着船舷死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