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6节-长剑所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集合集合全体飞行员到1号战术会议室集合”

    在有节奏的集结警报声中,遍布13号联合空军基地的高音喇叭重复着集结命令。

    “我勒个操的,什么情况,现在可是饭点儿”

    盘腿坐在停机坪旁的草地上,正捧着不锈钢饭盒美滋滋的大块朵颐,201航空师飞行员刘安停下筷子,目瞪口呆地环顾突然进入紧张备战气氛的基地。

    地勤们来回飞奔,零零散散的各国飞行员们快步向1号战术会议室走去。

    在饭点儿拉响战斗警报,这样的事情可不多见。

    “是紧急集合,说不定是第三纪元文明打算突袭我们。”

    陈海青扔下饭盒,从草地上跳了起来,回过头催促道:“别发楞了,快走”

    “哦哦”

    依依不舍的把还剩下一半的饭盒放在草地上,刘安连忙跟了上去。

    1号战术会议室是一座拱形的钢构大棚,外表上与那些停机库,维修库,仓库,宿舍毫无区别,军用设施通常采用模块化的基地设计,并没有太多的讲究。

    原本空荡荡的作战室很快人满为患,13号联合空军基地内不仅驻守着来自于中国的201歼击师,217混编师,513战术轰炸师和一支直升机搜救营,另外还有日本的山田航空联队,德国的ga77和ga69航空联队,总计拥有246架歼击机,42架强击机,28架轰炸机,30架攻击直升机,12架运输直升机和24架武装直升机,地面部队配有一个特种营及一支轻型机动装甲小队,战斗人员与后勤人员的比例是1比10。

    日常作战序列以中国的三支航空师为主,日本与德国负责配合及充当特殊战斗任务,例如诱饵,掩护和奇袭等,想要正面与第三纪元文明的截击机对抗,依然还是不够看。

    “三黄鸡,快看,是龙骑军团的人,他们怎么来了”

    站在陈海青旁边的刘安突然瞪大了眼睛,望向整齐列队进入战术会议室的一队飞行员。

    这支骄傲的队伍里面有有黄种人,有白人,还有黑人,不止来自于一个国家,但是身上无一例外都穿着样式统一的特制航空专用战术铠甲,外部尺寸比中国飞行员所穿的航空战术铠甲还要大上两三圈,显得身形格外魁梧。

    站在众多飞行员之间,“龙骑军团”的空骑士们就像鹤立鸡群一样醒目,想让人不注意到都难。

    “奇怪~”

    陈海青心里琢磨着,自己一直想跟对方打声招呼,却由于战事吃紧,总是碰不到一起。

    “龙骑军团”是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手上的一张王牌,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机动,就像救火队一样满战区乱飞,根本没有固定的驻地和防区,经常性的被分拆建制,执行各种艰巨而危险的任务。

    像眼前这般出现一支成建制的满编大队,是极为少见的。

    或许是察觉到陈海青的目光,那些空骑士忽然转头望来,冲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出人意料的主动打招呼。

    “喂喂三黄鸡,他们看过来了,在跟我们打招呼哇那些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空骑士啊”

    作为僚机搭档的刘安立刻激动起来,附近的其他飞行员也同样疑惑的望过来,“龙骑军团”那些骄傲的家伙怎么主动向“野鸡”小队点头致意,难道他们认识

    陈海青却突然笑了起来,同样冲着对方点了点头,他小声说道:“这是看在林默中校的面子上,别太在意”

    这些骄傲的空骑士主动打招呼完全是因为爱乌及乌,并非是他陈海青本人真的有那么大的面子,与虚位空置的龙骑军团军团长相比,国防星的大少爷算个卵啊

    “现在宣布作战命令”

    随着13号联合空军基地作战司令的声音,1号战术会议室三维成像投影装置投射出一幅地图,第一时间标注出基地所在位置及作战空域所在。

    本次投入作战的不仅仅是中国的三支航空师,还有日本与德国的航空联队,13号联合空军基地倾巢而出。

    战术目标是催毁第三纪元文明在滕南特克里克沙漠附近的一个主基地,一个子基地和三个截击机基地,掩护地面部队打开通往艾利斯斯普林斯的主通道,为联军创造直捣黄龙的重要战略行动

    艾利斯斯普林斯市是澳大利亚联邦的北领地省三大主要重镇之一,另外两个是达尔文市和凯瑟琳市,前者在登陆战发动的第一时间被收复,凯瑟琳的收复战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一小时后,13号联合空军基地内轰鸣声大作,武装到牙齿的战斗机依照各自建制陆续滑入待飞区。

    飞行员们采用了高效率的密集升空方式,每一个升空批次都会有三架战斗机同时起飞,不盘旋,不等待,直接头也不回的飞向南方,由后续升空的战斗机加力追赶,补全整个飞行编队。

    “各单位注意,屏蔽国际公共通信频道”

    机群全体升空后没多久,来自于地面指挥塔台的声音传入每一位飞行员和空骑士的驾驶舱内。

    “关闭国际公共通信频道这是怎么回事”

    僚机飞行员刘安感到疑惑不解,战斗机的通信电台在正常情况下原本就不会接入国际公共通信频道,为什么塔台还要格外强调。

    “今天是x月x日”

    原本与僚机一样疑惑,但是陈海青很快想起了什么。

    “是,是我明白了”

    刘安楞了一楞,随即恍然大悟。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中国,湖北省枣阳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老潘头老潘头你个死老头子别伺候那些花花草草了,过来看着毛毛和点点,我去切两斤五花肉小伍和翠婷下午要回来”

    说话间,一个老妇人挎着菜篮子手脚麻利的跨出农家小院,直奔村口的小卖部,那里是村民们互通有无的临时农集。

    客厅里的收音机唱着河北的梆子戏,现在鲜少有人能够听得懂这种古老的戏曲,只不过农村里老的老,小的小,通常喜欢把电视机或收音机开的极大声来增添几分热闹和人气,村支部拉出来的大喇叭更是将声音能够传到田间地头。

    “外公外公,快来陪我们玩”

    正在院子里围着家养土狗大黑逗弄的一对男童和女童欢快的叫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

    扔下修枝的大剪刀,在水龙头下搓了搓手的老人喜颠颠地赶回前院。

    “乖孙,乖囡,要不要吃水果,外公昨天买了很甜很甜的杨桃。”

    自打从队伍里退下来以后,被村民和爱人称为老潘头的潘荣勇头发越发苍白了许多,他的都放在了这对外孙和外孙女身上。

    “有水蜜桃那么甜吗”

    外孙毛毛穿了一条小短裤,胸前围着一块红色小肚兜,顶着光溜溜的小脑门正眨着眼睛,望向自己的外公。

    外孙女点点也紧跟着问道:“外公,有葡萄那么甜吗”

    两个幼童显然弄不明白此桃与彼桃的分别。

    “有有,更甜呢”

    老潘满脸皱纹笑得眼睛都快眯没了,含饴弄孙之乐,渐渐替代了战场上的厮杀与血火。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