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恍然大悟,须道乡野有遗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道一声老祖宗,关系豁然一变,老祖母的态度温切更多倒不在话下,只见原本肃容狰狞的水伯甘伯面上也浮起笑意,隐隐然间都有些仆下面对少主人的谨慎意味表露出来。

    林镇南自小聪慧,即便与甘伯终南山居数年的时候也多处于主导,让甘伯少了许多老仆少主的趣味,水伯就更不用说,初见的主人就是少年豪侠,紧接着重重厄难之间林镇南的形象一节远超年龄,被忽视了他毕竟还是少年,对面时候端容敬肃,决然没有半分骄气。

    甘伯历经沙场和市井,浑身透的是一股豪气,水伯随先主人游宦天下,常在衙门行走,虽然是武林出身,却相较之下露出一股韧性和城府。只是在这天,两人面对小娃夫妻,水边氏林边氏,悠然的有一种少年养成的趣味升起。

    既然认了亲,林边氏就姓了林,就叫做林子,水边氏就姓了水,叫做水妮,算是无意中合了林镇南夫妻的姓氏,也被老祖母看作一种冥冥的缘分。

    在林子和水妮心中怀着从没有过的兴奋和忐忑度过了整个白天,晚上就要上山参会了,才听着老祖宗的话养一养神,以应对接下来可能需要他们出面的场合。

    山里林木参差,树叶斜挂,野藤缭绕,走在路上需要不停用砍刀开路,日落还没有完全,山里就已经渐渐暗下来,虫鸣开始更大声,天上如洗的靛蓝缀起来越来越多的星沙,人的周围越深沉,星沙也就越多些,就像所有人心中的念头混杂着全洒在天河。

    峰回路转,在前开路的甘伯传回队伍后面话来,前面转过去就是山顶大大野坪,方圆百里的生番部落已然来齐,赫然分成两边对峙,不同于以往双方喊人干架,为了夺水或者就只为了争一个上下那种躁燥之气,全场弥漫起来一片阴沉,似乎水下游动的怪兽,不能预料其何时突然出水,就能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两边的主事人分别是林子和水妮的阿爸,多年执掌家族和部落,并不是不能察觉这其中的古怪,但两方因为此事已经挑起了气势争斗,那也就完全不再是讲道理的事,何况若能以此为契机把对方打下去,也完全是合算的,即便关于娃儿,打过之后再查也是一样,必然不会查不清楚,也更不能让凶手逍遥。只是方才双方想得到了一起去,两边来人都不断增多,一直没有形成谁能以多打少的局面,也就一直撑着气势,到了这会,正是没法回头,没法下台,戏不好唱了的时候,甘伯一声喊打破了局面。场中似乎被凝固的琉璃水晶笼罩却啪的一声碎裂开来,身处其中的人,尤其是林子和水妮的阿爸终于松一口气。

    “林家简寨当家人,水老夫人驾到。”一缕长音韵味深长,丹田气足,听到的人心中一动,这发声的人可是功力不凡。

    场面众人齐齐转头,火光下灼灼的数百道目光一发射在这边,只见甘伯高髻袒胸,风吹布衣烈烈,长臂如枪直指,身后引出一班人来,其中青壮十之八九,精悍昂扬,只有个看上去有了年纪的阿伯紧随在为首的老妇人身后,沉稳气凝。

    这正场中局面阴沉似雨来的时候,林家一行恰如神仙一笔,从山边转出来,这时的林家众人恍如不见大野坪上的怪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