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沧海立誓,东方叔侄巧堵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青松年纪大了,外伤都不易痊愈,而这次受伤本是被偷袭,更是内伤沉重,心肺经脉一团乱,每日在观中修养不再下山访友,却还是不断咳血,一世修成的道体日渐崩坏,心知难以痊愈之下,便将余沧海叫到榻前,每日教导,一切秘诀传承,毫不私藏,统统传授,只是有一样,《辟邪剑谱》给他看了却不准他练,只跟他说剑谱来自林远图,其人并无藏私,这剑谱被自己去了一页不合青城练气根基的关键法门,那法门速成却偏激,容易陷于魔障,非为正路。

    余沧海夜探林家引起一切后续的缘由本就是觊觎林远图的高明功法,还真的获得了半片《九阴真经》,后来又亲身经历其人击伤自己视为天人的师父,跟是对其武功法门志在必得,如此方对《辟邪剑谱》上心不已,眼见师父身体日渐不好了,更是多次追问那被隐去的法门,却终于不得师父明言,直到青松身死。

    青松道人去世,是被林远图一剑击伤不治而死,江湖中人若知道其中原委,绝不会管你是否被偷袭,是否有其他细节可斟酌,只会神话林远图的厉害,贬低青城派的武功。而此事发生并无几人目击,余沧海不传扬,江湖中自然无人知晓,在青松道人死后一段时间,也并不见林远图出来说什么,青城派中人也就更加放心下来。

    只说余沧海,林远图简直成了他练功每要突破境界时必然要斩去的心魔,似乎随着自己的强大,他也更强大,而自己拥有的一切皆在功力高绝的对方一念之间皆可毁灭,他只好更加勤力的练功,并暗自在心中立誓:

    “须叫我练武功成,为师父报仇,为道途斩魔。”

    此事也终于成了余沧海的执念,也才引出许多后续来。

    林镇南来到青羊宫与父亲歧路交错而过,却遇到了东方华,他一眼认出对方却奇怪于东方华身体有恙不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不愿沾染魔教中事,自然不好问及。

    东方华见到林镇南能与自己同时寻到了青羊宫却大为吃惊,只是面上不带出来。娃儿若无高人指点绝不可能知道此中关键,又见到林镇南几月不见竟然精神气质大变,练气根基深厚不少,举手投足稚嫩大减,面上颇有沉稳之气,心中感慨不已。停步等林镇南上前,大方招呼,在林镇南来到身前的时候才开口问询:

    “我没跟你提,就是怕你单身独闯,可你到底还是来了,还来得这么早,是有人指点你了么?”

    “一位高人,不便提起。”

    “罢了,既然来了就随我一起,你父亲也能放心些。”

    “你见过阿爹了?”

    “见过了,跟你讲过的和没跟你讲过的,我二人都讲了。”

    东方华言到此处,看着沉稳青年顿时回到孺慕少年的林镇南,眼前恍惚闪过自己少年时代,停了一会儿才接道:

    “你父亲早我一步入川,江湖上没听到什么动静却未必是他没有做什么,此来青羊宫是我认为这一脉的嫌疑较小,真正做客来了。你遇的高人有什么说法么?你我进这宫门前还是要有所成算。”

    说了长长一句话,不禁咳嗽起来,等咳嗽过了,才苦笑解释:

    “毕竟身上有伤,要想打架就最好别从正门入。”

    把眼投给林镇南,这次竟然是要林镇南做决定,林镇南不觉得什么,自然回了自己也认为青城山嫌疑更大的看法,却不同意东方华带伤拜访,毕竟江湖交往里头,金杯共饮,白刃不饶,没有完全的武力作底气,无论有没有是非,都还是要更谨慎些。

    东方华听了只是一笑却不言声,直甩手挥袍,一种文气风流在身上流淌,脸上带笑,身形已经往知客道人所在走去了。他自然知道林镇南的话是正理,但东方华其人半生惊险,又有哪一次不是出人意料,这在林镇南眼中自然不解,但见了东方阿叔的伤势,还是紧随其后,一身乡下少年跟班的派头追随中年书生进去青羊宫了。

    在日月神教中,东方华的身边人若见了东方华之前的耐心解释和后来的以身作教,必然会瞠目结舌罢,东方华给人的印象自来与亲切温厚无关,只有强大神秘和引人崇拜,这时其表现不仅人所未见,也是他自己平生仅有的,而当事两人却并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