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 满血复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在生与死之间隔着的又是什么?

    辛甜的脑海中此时一片空白,她只知道从今以后,就算穿越时空,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她都再也找不到伊柒,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一个叫做伊柒的人了。

    “甜妞,你没事吧?甜妞。”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胳膊,顾歌忧心忡忡的说道,“如果你心里难受就哭出来,不要这么憋着,会憋出毛病来的,知道吗?”

    “我没事,我好着呢,伊柒这个混蛋不过是给我开了个玩笑罢了,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了吗?我才不会,我是谁啊?天不怕地不怕的辛甜,我才不管他呢。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看他。”说完,辛甜拉着顾歌的手就向电梯口走去,步伐极快,似是想急切的逃避着什么一样。

    “甜妞,你听我说。”一把拽住她,顾歌将手中的手提袋交给她,“这是伊柒的妈妈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这些年伊柒画给你的,就当做是送给你的礼物吧。伊柒说他走后,不希望你再为伤心难过,人死不能复生,甜妞,就让伊柒走的安心一点吧。”

    站在那里,辛甜顿住了,一时间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人就昏了过去。耳边是谁的呼唤声,她早已听不见了,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声音,那就是——

    伊柒,不在了。

    那个曾经陪伴了她整个青春,带给她无数欢乐的男人就这样彻底的离她而去,从此相逢或许只能在梦中了。那些青葱岁月里的爱恋终于埋葬在了这个秋风萧瑟的深秋里。

    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黄昏,环顾四周,辛甜发现又回到了生产时的医院里。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就在这时,蒋维的声音传了过来。

    循声望去,看着他,辛甜微微的闭了闭眼睛,“我怎么了?”

    “你昏过去了。”将她的手放在掌心握着,蒋维轻声说道,至今犹记得在接到顾歌电话的那一刻自己的心情,如今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是吗?”辛甜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孩子呢?”

    “在外面顾歌给照看着呢,你放心好了。”蒋维说道,伸手将她黏在额头上的发丝拂开了,“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了?就算不是为了我,为了你自己和孩子,你也得好好的,知道吗?”

    “老公”,没有睁开眼睛,辛甜突然唤了一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医生?”说话间,蒋维就要按铃却被辛甜给阻止了,“我没事,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放宽心,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心宽则天地宽。这世间除却生死,其他都是等闲。”蒋维说道。

    “蒋维,伊柒死了。”说这话的时候,一滴泪就这样顺着辛甜的眼角滑落下来。

    听到她的话,蒋维一愣,随即抽出一张纸巾,轻柔的拭去了她眼角的泪,“逝者已逝,我想他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对不对?听话,不许再哭了,否则的话,眼睛真该坏掉了。”

    “你去让顾歌把果果抱起来,我要见见他。”辛甜说道。

    “好,你稍等一下。”说完,蒋维起身走了出去。

    “醒了。”将孩子抱过来放在她身旁,顾歌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刚才差点被你给吓死了,你知道吗?”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辛甜看了她一眼,“伊柒的葬礼是什么时候?”

    “三天以后,你要去参加吗?”顾歌问道。

    “我想去,总要送他最后一程,不是吗?”说话间,辛甜的泪又落了下来。

    “可是你的身体……”顾歌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如果不能送他一程的话,我想我会一辈子都难安的。”辛甜说道。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顾歌点了点头。

    “嗯。”看着怀中的儿子,辛甜哭着笑了。

    有人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舍不去。

    而这一天,辛甜同时经历到了生的喜悦和死的伤痛,悲喜交加的一天注定在以后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有这种复杂的情绪涌动。

    三天后是伊柒下葬的日子,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墓地很幽静,即使在这样的深秋季节,依旧有不知名的小花在盛放着,送行的人不多,所以站在人群中的辛甜和顾歌便显得尤为醒目了一点。

    将手中的菊花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那张笑的恣意张扬的脸,辛甜笑了,可是在宽大墨镜下遮挡住的脸却早已是泪流满面。

    伊柒,一路走好,愿天堂里再无病痛。

    回去的路上,辛甜很沉默,墨镜遮挡住了她脸上所有的表情,才相聚却永别,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如此。

    “小心肝,你知道吗?直到他临死前,我都还没来得及给他说一句我已经准备原谅他了,可是命运就这样捉弄了我们。”辛甜轻声说道。

    “别想那么多了。”握握她的手,顾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伊柒的妈妈说,伊柒是笑着离开的,甜妞,他没有遗憾,真的。”

    “你说为什么我当初就不能再多坚持一下呢?”说到这里,辛甜转头看向窗外,“辛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有些错过就是一生,而她和伊柒的错过归根到底都源于辛家,伊柒固然也有错,可是伊柒已经没办法再来承受她的怒火了,那么这一切就都由辛家来承担吧。

    “你要做什么?”顾歌转头看了她一眼。

    “他们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我是辛家的大小姐吗?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他们辛家大小姐可不是只会付出的,她更会做的是索取,让我心里不舒服的人,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痛快了。”辛家咬牙切齿的说道。

    “甜妞”,顾歌还想说什么却被辛甜给拦住了,“你不用劝我了,我决心已定,你也知道我一旦下了决心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照顾好自己,别忘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蒋维和孩子呢,知道吗?这几天蒋维很担心你。”顾歌说道。

    “我知道。”辛甜应了一声,“可是如果不找个发泄口的话,我真的会发疯的。”

    “我理解。”一边说着,顾歌打开储物箱从里面拿出一盒蜜饯递给了她,“来的路上蒋维给准备的,说是不开心的时候吃一点就会开心很多,你吃吧。”

    “小心肝,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没良心?你看蒋维对我那么好,如今我却为了伊柒这么伤心难过。”辛甜问道。

    “怎么会这么说?”顾歌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这样才正常不是吗?至少这样说明你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过去谁都磨灭不了,如果蒋维连这点都要吃醋计较的话,那也就太小气了,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

    “很少听见你夸他。”辛甜笑了笑。

    “因为我对人要求高啊,你或许还不知道吧,伊柒不但给你留了一条短信,还给蒋维留了一封信。”顾歌说道。

    “伊柒给蒋维写的信?你确定?”辛甜狐疑的问道,“他们两个又不认识,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不认识不要紧,他们认识你就足够了。”顾歌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信上都写了什么?”辛甜说道。

    “不知道,既然你那么想知道的话,干脆回去问蒋维好了,我想他一定愿意告诉你。”顾歌笑笑。

    “不要,我才没那么傻,这种自投罗网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辛甜说道,拿下墨镜,手指轻轻的揉了揉眉心,“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感觉伊柒还是好好的活着,在一个我不知道的角落里,安静的过着属于他的幸福生活,可就在刚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时,我又有点恍惚了。”

    “你这几天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月子做不好,以后给你弄下一身的毛病,你可别再折腾自己了。”顾歌说道,“至于伊柒,你依然可以认为他就好好的活在那里,并没有离开,只不过是被我们放在了心底罢了。”

    “你这是在教我掩耳盗铃?”辛甜笑笑。

    “恢复伤痛总是需要时间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就让美好的想象来填补这一切,不好吗?”顾歌说道。

    “对了,你这次回来和厉恺威联系了没有?”辛甜突然问道。

    “没有。”顾歌摇了摇头,“感觉没什么必要,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何必再去相互打扰。”

    “我现在才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厉恺威那么对你,你依然没有离开,真的,有时候最开始的那份感情在我们的心中占据的位置太深太重,就像是一棵树一样,树根深深的扎进了里面,要想拔出,除非连根拔起,可是谁又能受得了那样的疼痛呢。”想起过往,辛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当年我和厉恺威的事情如今想来已经很难去分辨到底谁对谁错了,不过我依然很感谢他陪我走过的那些日子,那都是我人生经历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虽偶有遗憾,却不会有缺憾。”垂眸,顾歌淡淡的说着,如今她能做的也就是不指责不抱怨,就算做不成夫妻,至少也不是仇人。

    “错过你,是厉恺威这辈子最大的损失,小心肝,说真的,如果我是男人,我都会忍不住想要娶你回家。”辛甜笑着说道。

    “是吗?你这话太容易让我觉得骄傲了。”顾歌的唇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你就在那臭美吧,怪不得邵谦整天紧张兮兮的,对了,那个许炜没再纠缠你吧?”想起许炜,辛甜也不由得感叹,那也是一奇葩了。

    “什么纠缠?太难听了,我们现在是哥们。”顾歌很汉子的说道,“男闺蜜,懂不懂?”

    “你不是吧?”辛甜瞪大了眼睛,“你们家邵谦愿意?”

    “这有什么好不愿意的,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哦,你还不知道,他们现在也算是冰释前嫌了,前不久,邵氏和许氏还合作了一个大项目呢。”顾歌说道。

    听到这话,辛甜就在那瞪着眼睛一直看她,看她,再看她,最后冒出了一句,“小心肝,你上辈子一定拯救过银河系。”

    “那个我不知道,这辈子还没活明白呢,哪里还能管得了上辈子的事情,再过两天我们就准备回去了,你就好好养着吧,等果果满月的时候,我们再来。”顾歌说道。

    “这么快就走?”看了她一眼,辛甜语气里的不舍清晰可见。

    “没办法啊,我这拖家带口呢,轩轩都打电话抗议了,再不回去的话,儿子要离家出走了。”顾歌笑笑。

    “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谁不知道你家轩宝最乖巧懂事,你就在这里嘚瑟吧,看把你显摆的。”一边说着,辛甜还撇了撇嘴。

    车子在快到达辛甜家的时候,顾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她无声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按下了通话键,“喂。”

    “……”

    “嗯,好,你把地址发给我吧。”说完,顾歌挂断了电话,看向辛甜,“我先把你送回家啊。”

    “你干什么去?谁打来的啊?”辛甜问道,“厉恺威?”

    “嗯。”顾歌点了点头。

    “行啊,消息够灵通的,有没有说找你什么事?”辛甜问道。

    “说是他妈想见我一面。”顾歌轻声说道。

    “那个死老太婆,你吃饱了撑的去见她,没事给自己添什么堵,别去。”辛甜说道,照她说,那样的人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行了,她又没得罪过你,看看你这样,真是服了你了,放心吧,也不过就是见上一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总归曾经有那么一场缘分,你不是说她可能得了癌症,就算是看在厉伯伯的面上,我拜访她一下也是应该的。”想起那时候在顾家,顾歌不由得笑了起来,总归还是感觉到一些温暖的,毕竟也是有人真正的护着过她的,虽然可能最初的动机不纯。

    “你打算告诉邵谦吗?知道你去见厉恺威,当心他打翻醋坛子啊。”辛甜笑笑。

    “他不是那样的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吃醋,什么时候装作看不懂,我告诉你,他现在就是一人精。”顾歌说道,对于自家老公,她可谓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唉,也算是和你斗智斗勇斗出来了,也对,要是这样都要吃醋的话,那估计他也早气死了,单单一个容翊就能让他疯,不过说真的,小心肝,我是真的很羡慕你,你知道遇到容翊是多少女人这辈子求都求不来的吗?”辛甜一脸花痴的说道,“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他,什么蒋维啊什么的,通通都到一边等着去吧。”

    “你少花痴了,知足吧你,要是蒋维听到这话,估计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一定从此恨上容翊了,你少给他拉点仇恨吧。”顾歌说道,将车子驶进了辛甜位于半山腰的别墅。

    “容翊现在还在a市吗?”辛甜问道。

    “没有,去环游世界去了,现在应该还在西藏吧,他说那里是一个能够净化心灵的地方,想在那里多住些日子。”顾歌笑笑。

    “啊?他不会是看破红尘想出家当和尚吧?”辛甜蓦地瞪大了眼睛,“嗯,肯定有这可能,你这没良心的,容翊真要是当了和尚,我一定和你没完。”

    “行了,有点常识行不行?西藏那里的是喇嘛。”顾歌翻了翻白眼。

    “没差了,反正都是一群苦行僧。”辛甜一脸的遗憾,似乎已经预见了容翊未来的生活一样。

    “下车吧,姑奶奶,脑洞大开对现在的你而言不是什么好事。”说完,顾歌率先下了车,进去和邵谦说了一下后又驾车离开了。

    “吆,邵总,如今气量变大了啊。”看着送完顾歌回来的邵谦,辛甜一脸戏谑的说道,犹记得当初邵谦那对顾歌强烈的独占欲,恨不得时时刻刻的将她拴在腰带上不让别的男人看一眼,没想到如今居然也放心她独自一人出去见别的男人了。

    “男人嘛,自然要大度一点的,其实我还可以更大度的。”邵谦笑了,看着怀中的小女儿,头抵了抵她的头,“是不是啊?宝贝。”

    “爸爸”,小朵朵立马举起了双手似乎是想要给他鼓掌一样。

    那一瞬间,邵谦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半晌,他才慢慢的眨了眨眼睛,“宝贝,你刚才说了什么?再叫一遍。”

    “爸爸。”小朵朵很给面子的又叫了一遍。

    有那么一刻,邵谦觉得自己的眼眶都开始变得滚烫起来,紧紧地搂住了她,“你们听见没有?我女儿会叫爸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