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二章 他一点也不后悔(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段迦仁坐车赶到拉夫堡文法学院的时候,男生宿舍里的狂欢舞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一班年纪不大但心比天高胆比虎豹的老少青年正聚在一起肆意挥霍青Chun和健康,烈酒,禁药,女色,无一不缺。

    小小的年纪,大大的欲望,而且百无禁忌,无法无天。

    九十年代正是西方经济文化的鼎盛时期,英国作为曾经的世界之巅,如今的资本之父,旗下的少年鹰犬们自然也是个个不可一世,气焰嚣张。

    位于盛世之下,不寻欢作乐,挥洒人生,岂不辜负青Chun少年?真可谓,花开堪折直须折,人不风流枉少年。

    段迦仁携江河之怒,气冲冲跑到男生宿舍,一进门就陷入了轰鸣震耳的电子音乐之中,顿时就迷失了方向。

    眼前这黑洞洞又五光十色,群魔乱舞之地哪里还像个高等学府,简直就是一个魔窟。

    这班英国小崽子们如何作妖作怪,他可管不着,他只管许尽欢!好好的一个清白姑娘,他可不能让她堕进这大染缸里给毁了!

    音乐震耳聋,霓虹迷眼瞎!他耳聋眼瞎不说,偏偏还人生地不熟。一头扎进这黑洞洞的魔窟里,眨眼之间就被挤挤挨挨的妖魔鬼怪给吞没了。

    这里都是青少年,年纪最大的也不超过十七八。平日在老师和规矩的管教之下,倒也一个个人模人样。可这不是要放假了么,好容易松快松快,就忙不迭都现了原形,个个都是奇形怪状。冲天的发型,彩虹色的头发,纹身纹面,耳环鼻钉,怎么怪怎么来。

    段迦仁固然没有一身西装笔挺,可这一进去也绝对是个另类。就宛如唐僧掉进了妖怪窝里,群妖把他团团围住,拿他当西洋镜看。

    来时他只喝了一杯酒,但怒酒伤身,这一路酒精在肚子里燃烧化成一团怒火,挤压在心头不得发泄。这一进门一团黑一头热,闹哄哄乱糟糟,群魔乱舞,群妖作怪,犹如一勺勺热油当头淋下,激得心里那团火越烧越旺,越烧越火。

    烧得他脑子都快要爆炸!气的!

    虽气急败坏,但心里因为挂念着许尽欢总算还留着一丝清明。忍着耳朵里嘈杂的怪音怪叫,无视满眼的怪形怪相,他梗着脖子扯着嗓子找人大声质问钱宇宁和段迦康在哪里。

    青少年最是叛逆,又何况他态度还这么嚣张,哪个愿意理他,个个都要轰他走。他统统不理会,不告诉他,那他就自己找!

    这破宿舍楼能有多大?就算是整个翻过来,他也要找到许尽欢!

    找不到许尽欢他们,他心里这口气就先跟这群小崽子们扛上了!

    这可真是自讨苦吃!

    都说小鬼难缠,半大不小的青少年最是惹不得!十五六,十七八,这个年纪最是要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该懂的都懂,可办起事了比起真正成熟理智的成年人,却还是差了一大截。

    成年人被社会狠狠教训过了,多少都知道点好歹。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即便是要做些不能做的事,也知道该偷偷的做,把首尾弄干净。可年轻人不管,他们有激Qing有冲动,他们只管做,剩下的就统统不管。

    就算是出了事,那还有未成年保护法这块免死金牌,更加肆无忌惮!

    段迦仁态度这么不好,言语也这么无礼,一个人上门踢馆,怒怼全场,不给他点教训,那怎么行!

    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烈酒禁药,没人管那就没事,可说到底还是禁忌。

    他这挤挤挨挨,怒气冲冲,来回一走,身上就不知不觉多了一点东西。

    给一个成年人身上塞点违禁的药品,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大事,至多也就是添点麻烦。所以当他转完全场,口干舌燥,拿起摆在角落的瓶装水时,却不知那水也早已经被人做了手脚。

    段迦仁也算是警觉了的,在外不会随便吃喝,可心火烧得他干渴欲裂,再不喝水他就要活活渴死。会场上不缺饮料酒水,他之所以选择角落里无人问津的瓶装水,就是因为比较安全。可哪知这安全的,如今也不安全了。瓶子底针筒一扎,要加什么料都行。

    拧开瓶盖,他仰脖痛饮,一口气就喝了一整瓶加料的水。喝完,把空瓶用力一拧,愤愤然走出宿舍。

    这地方太闷,太热,太乱,太吵。他得出去透口气,再战!

    段迦康逃出乌烟瘴气的魔窟透气的时候,许尽欢正跟钱宇宁肩并肩在湖边漫步。

    月朗星稀,凉风浮动,少男少女,情窦初开,正是如画美景。

    虽然是约许尽欢来参加舞会,不过钱宇宁也没料到这班英国佬能闹得这么出格。他生怕许尽欢因此对自己留下不良印象,于是当机立断带着她扭头而出,直奔湖边漫步。好跟这班不良于行的学长学弟一刀两断,划清界限。

    况且,段迦康还是未成年人,更加不能参加这种聚会,免得受到不良影响。

    湖边美景连绵,确实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段迦康虽有心独占许尽欢,破坏她一切情缘,然而今时今日他更急着想去乌烟瘴气之地见见世面开开眼。于是便假惺惺的表示不做电灯泡拖油瓶,愿意给好友腾地方,自己逍遥。

    钱宇宁当然是求之不得,为了表现自己是个负责人的“大哥哥”,还特地又嘱咐他几句,千万别去舞会里闹,那班鬼佬太能折腾,出了事可怎么办!

    猴子精人小鬼大,嘴里是一百万个“是是是”,其实心早就飞到了舞会里,张牙舞爪,作妖作怪。

    不说俊男靓女在湖边谈天说地聊人生,但说猴子精两脚生风一路飞奔,朝着轰鸣震天的宿舍而来。

    一不留神,差点就在门口跟自家大哥撞做一团!

    段迦仁只觉得眼前一花,伸手一抓,就抓到一只乱窜的孽畜,定睛一瞧,可不就是自家小弟!

    那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欢欢呢?你把她藏哪儿去了?”

    冷不丁被人拽住衣领勒住脖子,段迦康差点一口气断在喉咙里,忍不住要吐。晕头转向之中抬头一看,好么,自家大哥,差点就真吐了。

    还没等他说话,段迦仁已经忙不迭抓着他脖子摇晃。

    “说话!人呢?”态度真是相当恶劣。

    段迦康本来心里有点发虚,如此一晃,顿时恶向胆边生,伸手打对方脸。

    “放开我!我不知道!”

    里面受了一肚子气,到外面又被猴崽子打脸,段迦仁心想今天要是不给出一个二五六,他段迦仁的面子里子可就都丢尽了,从此名字可以倒着写!

    一甩手,把猴崽子往台阶上一扔,拧眉瞪眼。

    “把欢欢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简直凶神恶煞,地痞流氓!

    到学校里来找事,还欺负自个弟弟,真是没眼看。自家哥哥如此不要脸,段迦康少不得端起架子给自己做脸。

    一咕噜从台阶上爬起,用力拍打几下衣服。

    “真是不可理喻!”扭头就走,懒得跟他废话。

    段迦康立刻追上去,伸手去扯他。

    “你给我站住!”

    “放手!”

    好家伙,两兄弟就在走廊上拉扯起来!

    换作平常,这拉拉扯扯吵吵嚷嚷早就引来围观。可今天音乐震耳欲聋,霓虹晃瞎人眼,各路妖魔鬼怪都忙着寻欢作乐,并无人理会这对兄弟的恩怨。

    段迦康架子端得再大,也没有段迦仁力气大。小身板立刻被拉扯回来,头上顿时挨了几记打!

    这几下打的没轻没重,他脑子轰一声,立刻觉得头晕目眩,几乎要晕过去。

    而就在此时,从湖边漫步而来的钱宇宁带着许尽欢再次回到这乌烟瘴气之地。一进门,就在走廊上看到这扭作一团的两人。

    他们都没想到段迦仁回来这里,只认得出段迦康。见他被人欺负,立刻跑过去。

    “住手!不许打人!”钱宇宁大喊一声,一马当先。

    段迦仁回首一看,眼睛立刻瞪得都灯泡还大,张嘴就是怒吼。

    “是你!臭小子,你把欢欢弄哪儿去了?把她还给我!”

    他样子太凶恶,站在昏暗无光的走廊里,配着震耳欲聋的妖魔怪音,很是骇人,叫钱宇宁吓了一跳。

    “段先生?你怎么了?”都有点不敢相信。

    段迦仁被吸引了注意力,手里在抓着的猴子精段迦康立刻挣脱桎梏,呲溜一下拔腿往楼梯上蹿。

    “别理他,他发神经!快跑!”一边逃窜还一边火上浇油的乱喊。

    这话乍然一听是毫无缘由,其实却有一定道理。段迦仁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怎么看都跟平时不一样,全然没有了往日运筹帷幄装腔作势的德性,就跟发神经一样。这全是因为他喝了加料饮料的缘故,产生了妄想和幻觉,当真把这地方当成了魔窟,钱宇宁和自家小弟自然也就成了妖魔鬼怪,恨不得一棒子打死了事。

    当然,在打死之前,还得先拷问出许尽欢的下落才是。

    猴崽子没交代清楚就想跑?没门!

    他扭转头,两条大长腿一跨,气势汹汹跳上楼梯追上去。

    这场景,看起来就跟追杀似得。钱宇宁心道不好,连忙也追上去,想要拉住他,保护小朋友。

    *

    后面有人追,段迦康跑的越发快。

    他跑的越起劲,段迦仁就越气,追的越急。

    这两兄弟在楼梯上你追我赶,险象环生,钱宇宁看得心惊肉跳,魂飞魄散。

    “段先生!段先生!康!康!”

    谁也不理他!

    一眨眼的功夫,三个男人就接二连三的蹿到楼梯上,你追我赶不亦乐乎,一路跟随而来的许尽欢看得直皱眉头。

    这是搞什么嘛?

    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当然是段迦仁。老大不小的,跑到学校里来咋咋呼呼,口口声声逼着别人把她交出来还给他,什么意思?

    当她是个东西?还是他的?无理取闹!成何体统!

    平日里蛮稳重的一个人,这是吃错药了么?

    可不就是吃错药了么!

    忍着一脑袋官司,她迈步上楼,准备收拾残局。

    结果刚走到二楼,就听见上面“哐啷当”又“咚”一声,仿佛是个面口袋掉落在地。

    起初听到她不以为然,随即心里一闪,猛然挑眉,抬起脚三步并作两步跳上楼梯,冲了上去。

    “怎么回事?”

    她这一步迈得急,跨的大,只一步就直接到了三楼。

    一眼就瞧见一具人形头朝下脚朝上的瘫软在楼梯上,看身量是长条条一个成年人,可看身形却又细又瘦还是个少年的样子。头撇在一边,刘海盖住半边脸,一小股刺目的殷红从后脑淌出,滴滴答答的顺着楼梯往下流。

    是钱宇宁!他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这怎么回事?

    她猛然抬头,看向站在更高处的段家兄弟。

    段迦康已经蹿到了四楼,正趴在扶栏上探出身,往下看,正好对上她的目光。目光一碰,就闪开。

    脚步声哒哒哒哒响起,是他往下跑。只跑了几步,就被段迦康狠狠拽住。

    “往哪儿跑?你给我回来!”粗声粗气,恶形恶状。

    “放开我!你把钱宇宁推下去了,他出事了!”段迦康喊道。

    站在楼下的许尽欢听得一清二楚,好了,凶手找到了。

    但此时此刻不是找凶手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救人!

    她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一摸钱宇宁的鼻子。万幸,还有气!但气息微弱,危在旦夕。

    “吵什么!还不快点报警,叫救护车!”抬头喊道。

    在美国这一阵,她跟医院打了几次叫到,多少也学了一点急救知识,明白此时此时钱宇宁情况未明,绝对不能随意搬动。倘若贸然搬动造成二次创伤,那真是后悔莫及。

    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赶紧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让专业人士处理。

    她想的挺好,然而乍然听到她的声音,站在三楼到四楼之间的段迦仁却跟打了鸡血似的,撒手把段迦康一扔,蹬蹬蹬就往下跑。

    “欢欢!欢欢!”

    他跑得急,跑得快,不管不顾,横冲直撞。

    “你当心……”

    许尽欢出言提醒,然而已经来不及。他一脚踩在钱宇宁的脚上,步子一乱,咣几就从楼梯上摔下来。

    他是正面朝下整个人往下扑,又因为慌乱,两只手挥舞着乱抓乱挠,想要抓住点什么稳住自己。可楼梯上除了摔的不省人事的钱宇宁,就剩下许尽欢。

    面对惹是生非的段迦仁,许尽欢是真恨不得让他摔死算了。可摔死了他又有什么用?再添一具不省人事的“横尸”么?

    这不是自找麻烦!

    万般无奈,她只好伸手一托,想要顶住他。可惜,动能加势能,一百六十斤从天而降,她这一托杯水车薪。

    不仅顶不住,反而被段迦仁泰山压顶,还卷在一起滚了出去。

    好这一摔,惊天动地,轰隆如雷,三魂七魄都差点给甩出去!

    在心里把段家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个遍,许尽欢忍不住怒吼。

    “段迦仁,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这一摔,摔得许大仙怒火中烧。但对段迦仁来说,怀抱着失而复得的佳人,他恨不得趴地上永远不起来!

    痛算什么!他可一点也不觉得痛!

    是啊,许尽欢垫底当肉盾呢!全痛她身上了呗。

    “欢欢!欢欢!你别离开我,我爱你!我爱你啊!”

    爱你个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吗?起来啊!混蛋!许尽欢用力拉扯他,还用脚踢,用膝盖顶!

    管他是什么地方,反正哪儿软往哪儿招呼,让他滚!

    这一踢就踢在他腿骨上,差点骨折。这一顶,就顶在他小肚子以下,差点让他断子绝孙。

    她还想给他来个头槌,好好让他醒醒脑子。万幸段迦仁已经哀嚎一声,痛的眼泪都冒出来,捂着小肚子翻到一边。

    挣脱了没羞没躁的混账,许大仙一个打挺跳起。

    “快打电话救……”话还没说完,她双眼瞪起。

    一阵似有若无的朦胧白光从钱宇宁的身上浮起,闪闪烁烁的飘了起来。

    “糟糕!”恨恨啧了一声,许尽欢连忙爬到钱宇宁身边,伸手朝他心口探去。

    这孩子的情况危急,已经濒临死亡,魂魄就要离体了。她必须马上定住他的魂魄,争取一点时间保命,否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这正是危急紧要关头,可对于肉眼凡胎的段家兄弟来说,他们是一点也不知道情况。尤其是段迦仁,看到许尽欢一脸关切的奔向钱宇宁,立刻妒火中烧。

    “欢欢,你给我回来!不要理那个臭小子!”苦着脸,皱着眉,咬牙切齿的吵嚷着,还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