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人们都说你的剑快?可你的剑究竟快到什么程度,我非常想知道。”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披头散发,活脱脱一个乞丐,不过他说话却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双眸子失去了往日的浑浊,闪躲着灵性光芒,望着前方一位非常年轻的男子。

    男子提着黝黑奇古的长剑,他的一双眼睛淡漠沧桑,似乎经历了世间沉浮以及千万载岁月。他没有初出茅庐的激情与热血,整个人显得分外孤独。一柄孤独的剑,一个孤独的人。

    男子冷声道:“我劝你不要知道,因为你付不起这样的带价。”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长发飞舞起来,一双眸子闪烁着肆无忌惮的讥讽,手中那碧玉色的竹棍在男子手中快速旋转飞舞起来,竟然散发着一股非常凌厉的劲气,将相隔三丈远青年男子白色衣裳都吹飘起来。

    “江湖上没有什么我柳寒风付不起的价钱,你所说的价钱无非死罢了?可你有资格杀我吗??”

    江湖上无人不知道‘一棍震山河’的柳寒风,他二十三岁出道,十八年间,斩杀贼人无数,出手狠辣绝伦,一手‘碧玉朝天棍’被江湖奇巧榜排行第九名,可见其厉害。

    不过少年人却并不为柳寒风言语所动,冷笑道:“既然你这么想看,那就来吧。”他从不会拒绝人,因为那是活人最后一个心愿。

    呼吸都显得沉闷,气氛显得格外凝重。

    ‘轰’的一声,柳寒风出手了!

    碧玉棍子挥舞,卷起一阵飓风,招式非常繁琐,却非常精妙连贯,棍随人手,来到少年人近前,长棍向着少年人喉咙点去,这一击单是狠毒果决。

    少年人呢?

    他冷笑望着袭来的棍子。

    棍子威力非常大,如果击中就是石头都会化作齑粉,何况人那薄弱的咽喉呢?

    不过少年人却非常淡然,他出剑了!

    一剑!刺。

    非常平凡的剑,却结束了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

    一剑非常准确刺中了点下来的棍子,非常顺利穿了过去,直接将柳寒风的咽喉给刺穿了。

    柳寒风倒下了,他到死也不相信,竟然有人能寻到他碧玉朝天棍的破绽??他喉咙横动,可惜什么话已经说不出来,生命力渐渐消失。

    铿锵,剑非常缓慢的进入了鞘中,“四个”少年人道。

    而后走了!

    柳寒风喉咙横动,难道真是想问少年人为什么破解了他的碧玉朝天棍吗?四个?少年人的意思难道是说他杀了四个不知死活的人吗?他为什么杀柳寒风?没有人知道,至少暂时没有人知道。

    “喝了它!”李铭华将酒递了过去。

    他对面坐着一位青衣裙的女子,女子眼睛中满是惶恐神色,不得不非常漂亮,让人顿生怜香惜玉,不由将女人拥抱进怀里。不过李铭华却显得非常淡漠,左手握着倒满的酒杯,犹如平放在地上的桌子,非常稳健的横在空中,对着女子。

    客栈,一个非常豪华的客栈。

    有许多人非常敬畏的望着李铭华。他到底做了什么呢?为什么引得那么多人敬畏呢?房间弥漫着的血腥味似乎在无声诉说着。李铭华的剑已经出鞘,他的脚下躺着八个壮汉,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他不认识那些壮汉,可壮汉偏偏死在他的手中。那些客人才会那么敬畏他如同妖魔。

    “喝了它”李铭华皱眉道,他声音中多了几分不耐烦神色。

    楚楚可怜的女子显得更加可怜兮兮,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满脸渴求的望着李铭华。面对女人那种眼神就是天地下最为狠心的汉子也会闪过不忍,可李铭华的心似乎是石头做的,依旧无动于衷。

    女子又用渴求的眼睛望着那一群记在墙角的酒店客人们。客人们却都撇过头去,有心无力。

    万般无奈下,女人接过了酒,她的眼眸闪过浓浓的怨毒,道:“你会后悔的。”

    李铭华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冷酷犹如冰山的脸上竟然溢出了丝笑意,道:“等我死了也不会后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