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章 石破天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石破天惊

    顾远山与徐枫平的会面谈话,无疑给了他当头一棒,尽管已有心理准备,还是被简冰所留下的类似于日记的东西震撼了。

    薄薄一本手抄本,前后不过几页,却把顾远山多年来犯下的罪孽详尽记载,宛若一本检举书。

    简冰对那些自己参与了的事件了解,不足为奇,可,手抄本上分明记载了那些顾远山独立独为,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这一点,令他大惊失色,冷汗直冒。

    顾远山由此推断,早在同流合污以前,简冰的人就已经潜伏在他的四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他自己竟浑然不知;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依据横空冒出的证据,顾远山已然看到了自身的结局,完全没有再挣扎的价值。这些东西是引而待发的炸弹,一旦点燃了导火索,他将难逃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的厄运。

    面对齐宏和徐枫平,顾远山觉得自己像是赤.裸.裸的站在他们面前的小丑,羞愧得直想赶紧找一道地缝儿钻进去。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高高在上,有资本拿鼻孔看人的领导,而是一个满身罪孽的罪犯。顾远山不得不担心与他同在一艘贼船上的齐宏和徐枫平,为了自保,捉他去邀功领赏。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有事电话联系!”顾远山丢下话,在齐宏和徐枫平尚未反应过来时,拉开门仓皇而逃。

    “嗳……顾书记……”齐宏反应过来追出门,顾远山已经不见了踪影。

    顾远山既不敢在金都逗留,又不敢回省城家中,更不敢再若无其事的去省府大院上班;突然间,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无依无靠、漫无目的的在外漂泊,没有方向,也没有希望。

    就这么逃走,顾远山很不甘心,他但凡跨出了逃亡的第一步,就等于宣布自己有罪;可,留下来又能怎样,不同样是面对声败名裂,无法避免牢狱之灾吗?

    顾远山陷入了痛苦、恐惧、不甘之中,惶惶不可终日,他驱车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镇,暂时躲藏起来,思索退路。

    ……

    小正苏醒了,病情得到了控制,从重症监护室解脱出来,住进了条件优越的干部病房。

    一家人围在小正的病床前,神色各异,有欣喜、有悲伤,也有心痛……

    小正的目光缓缓移动,掠过众人的脸庞,最后落在母亲谢雨涵的脸上,虚弱的问道:“妈……我爸爸是谁?”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瞪大眼睛,惶惑不安的望着小正,谢雨涵神色慌张的拉着铁蛋,回道:“你小子摔傻了,连你爸都不认识了?他不是在这儿么?”

    小正翻了翻眼皮,蹬着铁蛋:“他……他不是我爸爸!”

    “你小子胡说八道啥呢,他不是你爸是谁?”谢雨涵急了,不由得火冒三丈,声音奇大。

    铁蛋反应极快,两步跨过去,手扶轮椅靠背,道:“爸,我推您回病房歇着,大夫叮嘱了,您可不能下床”

    “干啥呀,我看我孙子,你别拦着;几天没看着我孙子了,我得跟他唠唠嗑!”铁蛋爹抬脚踢腾着,不肯离开,铁蛋拽了拽愣神的老娘,低声道:“娘,您快劝劝我爹!”

    “铁蛋,这孩子瞎说八道啥呢?”铁蛋娘完全停留在另一种状态,铁蛋无计可施,只得向小冉求救:“小冉,快搀着奶奶回爷爷那间病房去!”

    “喔!”小冉缓缓的移动着脚步,眼睛却停留在小正绷着绷带,只露出眼睛、鼻孔、嘴巴的脸上。

    “我和小冉……亲生父亲是谁?”小正再次发问,小冉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铁蛋爹闹腾的愈发厉害,拍打着轮椅扶手,吼道:这到底是咋回事?”

    “爹,您别听孩子胡说,他还病着呢,稀里糊涂,话不可当真!”铁蛋低声劝慰着,铁蛋娘身体摇摇晃晃,伸手搭在铁蛋爹的肩头,才幸免跌倒。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我们的爸爸是……”小正说话上气不接下气,谢雨涵面如死灰,其他人皆是一脸惊讶,小冉抬头望着父亲铁蛋,希望能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

    大家还未缓过神来,小正用力喊出声来:“他叫顾远山!”

    “你、你怎么知道,谁跟你说的?”谢雨涵顿感天昏地暗,泪水夺眶而出。

    铁蛋爹愤恨的将轮椅扶手拍打得更加猛烈,吼道:“咋回事,到底是咋回事?铁蛋,你给老子说明白喽!”

    一直担心的局面,不可避免的成为现实摆在面前,铁蛋心如刀割,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不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