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一章 逃亡之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逃亡之路

    铁蛋、铁蛋娘心急如焚的等候在急救室外,铁蛋娘时不时哭骂两声,骂谢雨涵毒心肠、没良心,骂铁蛋没脑子,硬生生被人蒙骗、欺负了那么多年。

    铁蛋始终不作声,他的心思全在不省人事的爹身上,祈盼着他能醒过来,平安健康的活着。

    对于铁蛋来说,只要一家人平安无事,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无论多大的矛盾,最终都会被亲情化解。

    铁蛋不相信,十五、六年朝夕相处的感情,会被血缘打败,事发之初,一时接受不了,这是人之常情,若是毫无反应,那倒反而不正常了。

    自个儿的爹娘是个啥样儿,铁蛋最是了解,这么多年来,他们一门心思为他和孩子们付出,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可谓是呕心沥血,即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婆媳关系紧张,是举国上下的一大难题,并非仅仅存在于谢雨涵和铁蛋娘之间,由此,铁蛋公允的看待,两位他生命中重要的女人的过错,五五分作二,谁也别指责谁,都有欠妥当之处。

    铁蛋觉得,作为儿媳妇,理应让着老人,但是,老人也不能倚老卖老,有恃无恐。

    近些年来,铁蛋一鼓作气扎到事业中,对家里花的心思少了,回想起来,自责不已,他在心中检讨,从此刻起,他一定要以家庭为重,用心维护好家庭的安定团结。

    常言道,家和万事兴,家散了,守着再多的钱有什么用?

    嘎吱一声,急救室的门开了,大夫走出来,取下口罩,喊道:“谁是病人家属?”

    铁蛋搀扶着老娘,迎上前去,焦急的望着大夫,满眼期待,大夫面色严肃,道:“突发脑溢血,我已经尽力了,节哀!”

    “不……大夫,您救救我爹,您再想想办法……只要我爹能活着,花多少钱都没关系!”铁蛋苦苦哀求,铁蛋娘已然瘫倒在地上,哭天抢地:“天啦……老头子,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就走了啊……我孤苦伶仃,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对不起,这不是钱的问题,我无回天之力!”大夫丢下话,返回急救室,铁蛋愣怔在原地,傻了一般,不动弹,也哭不出声。

    不一会儿,急救室的门再次打开,蒙着白布单的担架床被推出来,铁蛋娘一骨碌爬起来,扑倒在铁蛋爹身上痛哭流涕:“他爹,你带我一起去吧……没发活了,我没法活了呀……”

    “爹……”铁蛋郁结在胸腔中的悲痛,随着声嘶力竭的喊声宣泄出来,泪水奔涌而出,泛滥成灾:“爹啊,儿不孝,害了您……是我害了您啊……”

    铁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奔跑着、呐喊着,追逐移动的担架床:“让我再看看我爹……让我再好生看看他老人家……”

    希望破灭了,铁蛋犹如掏心剜肺一般疼痛,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他忽然记起了爹多年前对他说的话——天塌了有房子顶着,房顶塌了,有爹顶着,你甭怕,一门心思做你该做的事情!

    ……

    刘方东亲自带队监视顾远山的行踪,一路尾随,发现他有逃跑出境的迹象,立即向卞舟山汇报。

    卞舟山下命令:“拖住他,一定不能让他出境,等候最新命令!”

    “是,坚决执行命令!”刘方东忍不住加了一句话:“头儿,这么耗着不是个事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没有一万,也没有万一,刘方东,我警告你,若是钩上的鱼跑了,你就自动自觉回家种红薯吧!”卞舟山气急败坏的一通牢骚,狠狠的挂了电话。

    说实话,卞舟山又何尝不是心急如焚,他想要逮捕顾远山的心情,比刘方东还要迫切,怎奈法律不是儿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非他身穿警服,就能随随便便抓人。

    正当卞舟山急得抓耳挠腮,想不出对策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一看是庄金海的号码,高兴得差点儿蹦到天花板上去。

    卞舟山急匆匆接通电话,道:“老哥哥,终于盼到您了!”

    “你立即赶往公安厅,面见周厅长。”

    “老领导啊,我们没有时间了,顾远山眼瞅着就要逃出境了,他一旦跨过国界线,一切就此前功尽弃了!”卞舟山语速极快,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

    庄金海冰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找周厅长!”

    “好好好,我马上去!”卞舟山感觉到转机,挂了电话,跑向停车场,驱车直奔公安厅。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