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3章 终章(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293章 终章(上)

    “苦难”这个词儿不一定只用在女人身上,过去数千年来女人受的气,近几十年女『性』同胞们全找补回来了,有时候甚至明明属于女人的苦难,她们也有办法把它转嫁到男人身上,从生物进化观点来看,女人这几十年明显比过去数千年进化了许多,而男人……很遗憾,男人还没意识到女人已经润物细声般的悄然超过了他们,他们仍然不慌不忙,只是偶尔发一通奇怪的感想,比如『妇』女渐渐能顶半边天了,比如『妇』女渐渐把男人的天也遮住了……

    叶欢是男人的典型代表。

    回到福利院才一天,他便接到了乔木的电话,叶欢对别人满嘴冒泡儿没一句实话,对乔木却不敢有丝毫隐瞒,老老实实告诉她自己已经回到宁海了。

    乔木的声音一如往常般清冷恬淡,只有叶欢才能从她的声音听出浓浓的思念味道,她别的话没多说,只叫他回老城区。[

    于是叶欢又赶紧叫了车,在老院长的笑骂中屁颠儿屁颠儿回城。

    老城区仍是老样子,狭窄的巷道,斑驳的围墙,以及如同被岁月冲洗过似的老楼,孤独的静静矗立在闹市中。

    看着熟悉的老楼,熟悉的街坊,叶欢心中五味杂陈。

    在这里度过了青涩的少年,在这里哭过笑过,为生存挣扎过,也是从这里走出去,走到外面的世界,亲眼见证,亲手创造了一段不平凡的人生,从到终点,又从终点回到,这才发现,原来过尽千帆皆不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繁华,最想终老余生的地方,仍旧是这一栋破旧的老楼。

    站在巷口,叶欢突发几分豪迈,忽然大声朝巷子叫道:“我叶欢又回来了!”

    颇有几分胡汉山衣锦还乡的意气风发。

    巷子里走动的街坊邻居们纷纷一楞,扭头看到叶欢,那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坏笑,熟悉的痞子模样,巷子里顿时一阵寂静,不知过了多久,邻居们仿佛小摊贩遇到了城管,良家少女遇到了流氓似的,呼啦一声炸了锅。

    “这坏小子回来了,老马,快,回去把你家的门锁换了……”

    “老刘,你家门廊子上挂的腊肉赶紧收起来!”

    “老张,你家闺女十六了吧?赶紧藏起来,这小子前年趴你家浴室外面看你闺女洗澡来着……”

    “我这就去!唉,我闺女前年才十四啊,这禽兽……”

    “我也回家藏闺女去……”

    “老杨,你家闺女不用藏,她那张大饼脸很安全,前年你闺女穿得跟小妖精似的半夜敲他家的门,结果被这坏小子一脚踹了出去,他第二天还找你勒索精神损失费,说他半夜被吓着了,你忘了?”

    “…………”

    “…………”

    巷子里一片鸡飞狗跳之后,街坊邻居们纷纷祭出回城卷,瞬间巷子里空空『荡』『荡』,连条狗都看不见了。

    叶欢紧紧抿着嘴,脸已经绿了。

    猴子在他身后噗嗤一笑:“欢哥,你不是说你的理想就是在这儿度过余生么?可街坊邻居们好象不怎么赞同啊……”

    张三酸溜溜道:“什么不求富贵,只愿平淡,敢情这么有诗意的理想其本质就是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你什么时候偷看过老张家闺女洗澡?他闺女才十四啊禽兽!这种好事居然不叫我们,太他妈不仗义了。”[

    叶欢垂头惆怅道:“十四岁……已经发育得很不错了。”

    进了老楼,叶欢朝一楼房东老王的房门看了一眼,这几乎已成了一种下意识的习惯『性』动作,每次经过总要小心翼翼的瞧一瞧,生怕王老头儿从房里窜出来找他要房租。

    王老头儿房门紧闭,叶欢接着苦笑数声,这才想起王老头儿已被老妈接进了京城老干部疗养院,这位可敬的老人放弃了半世荣耀,躲在宁海这栋老楼里保护了他二十年,如今已是功德圆满,颐养天年了。

    上了二楼,叶欢掏出钥匙开门,门一看,却发现周媚,柳眉,高胜男三女赫然在内,唯独不见乔木。

    叶欢惊出了一头冷汗,在没有想出跟四女如何相处之前,他是真不想见她们,没想到回家一股脑儿全见到了。

    “不好意思,走错门了……”叶欢扭头就走。

    高胜男眼疾手快,一伸手把叶欢拽了进来,然后朝门外的猴子和张三道:“你们回避,我们找他有事说。”

    张三不乐意道:“回避什么呀,开家庭会议我们也有资格参与……”

    高胜男冷冷道:“屋子里只准留一只畜生,名额已经满了。”

    说完砰的关上门,把猴子和张三关在外面。

    迎着三女冷冷的眼神,叶欢干巴巴的笑:“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高胜男冷笑:“错了,是三娘教子!”

    说完三女一涌而上,六只粉拳齐出,没头没脑砸在叶欢的身上。

    “别打了,我错了,我年纪小不懂事,原谅我……”

    “『操』!住手!臭婆娘……妈的!谁掏我裤裆?不准用这种下流的招式啊!”

    …………

    …………

    风歇雨住之后,三女累得半倚在沙发上,左右互视一眼,再瞧瞧叶欢那凄寒哀怨的模样,三女绷不住脸,噗嗤一声全笑开了。

    高胜男嗔道:“看你这副人尽可妻的样子就来气!刚才怎么没揍死你?”

    人……人尽可妻?

    叶欢目瞪口呆,这婆娘的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歹毒了?

    发泄过后,三女神情明显轻松了许多,这些日子来对叶欢的逃避态度感到不满的情绪,也渐渐淡忘,她们还是舍不得对他不满,一看到他就什么怒气都生不出来了。[

    “什么?!跟你们办婚宴?”叶欢失声大叫。

    柳眉瞪着他,咬着银牙一脸不甘道:“混蛋,小声点儿!这是很光彩的事吗?”

    “谁想出来的法子?脑子被门夹了?道德呢?道德底线在哪里?”叶欢义正言辞指责。

    高胜男冷冷道:“你家乔木想出来的法子,有种你当着她的面骂去。”

    叶欢更吃惊了,乔木?怎会是她?

    “正所谓,烈男不事二『妇』,好马要配好鞍……”

    叶欢话没说完,就被高胜男拽着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