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见姻亲,闻良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琪的话听着是有道理,可是说的人不对。

    他本不是爱钻营的人,这样的安排又太功利了些。如此侃侃而谈的王琪,刚接了代天子去迎接天子生母的差事,身上却没有半点欣喜,脸上反而露出几分悲凉。

    道痴叹了一口气,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七哥无需内疚太过。”

    王琪苦笑道:“皇上既命人去迎王妃进京,那名分也是早晚之事。我真是不知该如何见二伯。若是宗房伯父与堂兄们都需规避,张姐夫早些出仕也是好事。”

    张庆和不仅娶了王氏女,本身又是宗房太夫人的侄孙,论起血脉亲缘来,不比道痴远。年岁又在这里,趁着王琪没成亲前,王家人想要扶持一把,在官场上会便宜很多。

    即便三郡主封公主,现下有国孝在,婚礼最早也在一年后,王家人还有布置的机会。

    等到道痴年长出仕,在官场上也有了帮扶。

    道痴心中想着王琪的苦闷,道:“若是姐夫愿意,自然是好事。”

    王琪看着道痴道:“要是二郎、三郎年长几岁就好了。”

    三郎是宗房近支,道痴又与王琪相伴长大,受过王老太爷的恩惠,宗房真正能依仗的族人,也只有他们两个。换做其他房,关系疏远,不说有没有成才的子弟,即便有子弟可以帮扶,庶强嫡弱,也非家族之福。王琪在还罢,驸马身份是震慑;王琪要是有不在,庶压嫡也不是没可能。

    至于三郎与道痴两个得势后会不会欺压宗房,王琪是想也不曾想过。而对于位居从三品的从堂叔王青洪,王琪却是压根没有想起。

    看着王琪眉头皱成一团。道痴低声安慰道:“七哥,还是那句话,勿要看着眼前。皇上以藩王身份即位,京城看似太平,说不得还有的折腾,眼下风光未必是风光。只要七哥与三郡主恩爱,王家就有靠山。我与三哥晚个十年、八年出仕也不迟。”

    王琪听得有些诧异:“殿下已经是皇上,谁还敢为难皇上不成?”

    道痴道:“即便身为皇帝,也未必能随心所欲。上有孝道,下有‘忠臣’,不管抬出什么名号,说到底还是名利之争,还不知会争到几时。咱们只管作壁上观就好,省的引火烧身。”

    王琪并不愚钝。闻言自然听出道痴言外之意。京城政局真要大乱的话,二伯致仕就未必是坏事。虽说晓得这种说辞是在安慰自己,可王琪眨了眨眼睛,心里的不安愧疚还是弱了几分,小声道:“真的有人敢闹么?”

    道痴点点头,小声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权力更替,总是难免纷争。不说别的,就是先皇以太子身份即位时。朝廷也动荡了数年。权阉生生死死,阁臣罢了不是一个两个,牵连在中的六部堂官不下数人,破家问罪的人家数以十计。皇上这边,怕是会更艰难。”

    王琪这些日子只为自己与三郡主的婚约懊恼,哪里想到过这些。如今听道痴听了这些,想想不说别的。就是王妃进京后就是一场官司。

    后宫有太后在。王妃这个皇上生母的身份,就要有的扯皮。以皇上至孝的身份,怎么会让王妃“名不正、言不顺”地滞留京城。总要接到宫里奉养,到时候少不得一个“圣母皇太后”的封号……

    同皇上要面对的乱局相比,宗房二伯隐退之事就没有那么糟糕了……

    说话的功夫,马车到了槐花胡同。

    张家在京城买的宅子就在此处。

    下马车时,王琪不能说神清气爽,脸上的沮丧也都散去。看上去平和许多。

    两人出宫后直接过来,并没有长随小厮在旁。王琪打发了车夫,便直接上前叩门。

    一个老仆半推门望着外头,看了王琪好几眼,方小心道:“可是王家七爷?”

    王琪大笑道:“爷前几日还来过两遭,你这老儿莫非健忘?”

    那老仆忙道:“是七爷收拾的气派,小老儿有些不敢认。”

    哪里是穿着打扮上的问题,王琪心中有数,自己没上帖子直接登门做了“恶客”,又与道痴两个穿着素服,没有随从小厮,这老仆老眼昏沉的才迟疑。

    老仆已经推门出来,王琪从荷包里抓了两块碎银子抛在他怀里,道:“表叔前些日子说是要南下访友,启程没有?”

    老仆先谢了赏,而后回道:“还没呢,行李早收拾好了,船也定下。只是老爷听说二舅爷从龙进京,不好这个时候动身,说要等会了二舅爷再南下。”

    王琪闻言笑道:“这不是正主到了,快去通传。”

    这老仆亦是张家带进京的老人,闻言忙望向道痴。张家进京前,道痴也去过张家几遭,老仆亦是见过的。见眼前清俊少年确实眉眼之间有几分相熟,忙告罪道:“是小老儿眼拙,七爷与二舅爷快进,小人这就去通禀。”

    说话间,老仆引两人进了院子,转过影壁,到院子里,便走到东厢门口,高声唤道:“老爷,王家七爷与二舅爷来了。”

    张家只是两进院子,有人叩门,前院厢房里本听得真切。

    只是张老爷拿了本游记,看的入迷之处,两耳不闻窗外事,才没有留意。眼下被老仆高声唤过,才醒过神,起身出来见客。

    他本洒脱随性之人,为了姻亲晚辈延迟出京,也不是对道痴这个“天子伴读”有什么企图想要沾光巴结,不过是看重长媳,愿意在亲家面前给长媳脸上。

    在道痴与王琪面前,张老爷的待人接物还是昔日情形,并没有刻意亲近热络。

    道痴与王琪这几日见惯各种“亲切”,见张老爷如此,心下少不得又多了几分敬重。

    张老爷与王琪寒暄两句,便道:“你姐夫与三郎去新宅。眼下并不在家里。三郎帮你置了大宅,虽是好心,可京城居、大不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亲家老太太品性高洁,若是要老人家安心进京养老,不可过于靡费。”

    这般直言教导,听着虽不婉转,可却是真情实意。

    道痴站起听了。感激道:“小侄谢过世叔教诲。”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