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那一年(正文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清洌的秋天,掺合着明艳的阳光,这样的天气让人喜悦,风拂过面,是收获的味道。

    素凯今天穿得挺正式,不是制服,而是西装革履的,怀里抱着大束的白色马蹄莲陪着嫩绿色的幸福草,站在接机口处极为惹眼。

    一些年轻的小姑娘眼睛都往他身上瞄,而他,一直看着闸口内来往的身影,目光略显焦灼。等候行李的人一个个都已经拖着行李箱出来了,素凯看了一眼手表,抻着头拼命往里瞧。

    终于,他看见那抹身影,拖着26寸的深蓝色大行李箱往外走,她的步伐很悠缓,并不着急,等乘客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往闸口这边来。

    素凯的目光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她,眼底的焦急不见了,只剩下深深的眷恋。

    女人快到闸口的时候也看见了素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拖着行李箱加快了外出的脚步。相比四年前她走时唇角的苦涩,四年后的她笑容清新婉约,前面还有人,她被挡在闸口的位置,便冲着素凯挥了挥手。

    素凯微笑,示意她别着急,自己则已是迫不及待先绕过围栏了。

    四年的时间,连机场都变了模样,现代化气息更强烈。

    叶澜看着不远处的素凯,时间赋予了他更多男性魅力,他站在人群之中,是那么鹤立鸡群。这四年来,其实她和素凯都没有断了联系,素凯总会给她邮寄各种各样的东西,有提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有他觉得好吃的东西。不过他们的通话很少,基本上都是短讯联系。

    而往往都聊得不算太多,大多数都是他的叮嘱:天冷了要多穿衣服,女孩子怕凉;天热了多喝点绿豆水,不要中暑了;现在的天气应该很干燥吧,要多喝水;春天了,空气很好,你要多出去运动一下……

    嘘寒问暖的话,不多,却让她一直感动着。

    叶澜很快出了闸口,箱子很大,都有她半人高了。素凯笑了,主动替她拿过箱子,打量着她,她的头发长了,没有染任何的颜色,纯自然的黑色,到肩膀,很清爽。上身穿了件黑色的毛衫,配了一条高腰的浅蓝色牛仔小脚裤,裤腿微微挽起,露出一截如藕般白皙的小腿,配了一双蔚蓝色的小尖鞋,除了一个行李箱,她还背了个黑色的小牛皮双肩包,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新可人。

    她的唇角含着浅浅地笑,原本一腔的兴奋,在真的接近素凯后反倒是收敛了,脸颊有点微红。素凯看得如痴如醉,如果不是公共场合,他很想吻她一下。

    “这是送我的吗?”叶澜见他木呐地瞅着自己,唇角上扬,指了指他怀里的花。

    素凯这才反应过来,将大束的花递给她,说,“欢迎回国。”

    叶澜扑哧乐了,“好官方的口气啊。”

    素凯看着她,轻轻笑了,然后大胆地搂过她的肩膀,“走,回家。”

    叶澜停了一下步子,家?

    素凯也停了脚步,看着她,补上了句,“回我的家。”

    叶澜脸一红,低下头。

    素凯心底柔软,靠近她,温柔说,“这次回来了,就别走了,好吗?”

    叶澜抬眼看着他,“当然不走了,我姐夫亲自给我的聘书呢。”

    “只是因为你姐夫啊?”素凯挑眉。

    “什么你姐夫啊?我姐夫不也是你姐夫吗?”叶澜瞪了他一眼。

    素凯抿唇,意味深长,“这倒是,我姐夫也是你姐夫。”

    叶澜这才反应过来,脸更红了,伸手试图遮住他的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素凯顺势拉过了她的手,将她扯进了怀里,低低地说,“为了我,别再走了。”

    “讨厌,那么多人看着呢。”叶澜不好意思了,轻轻推开了他,笑着往外走。

    素凯大踏步跟上前。

    刚出机场大厅,叶澜就打了个冷颤,素凯见状将大衣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说,“北京冷,你穿得太少了。”

    叶澜裹紧了他的大衣,很是幸福地笑了。

    素凯拉着她赶忙上了车,然后没急着马上开车,而是牵过她的手,攥紧,给她呵着气。叶澜偏头看着他,看着他的侧脸,四年前和这四年的林林种种全都浮现脑中。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还在。

    无名指突然感觉微凉,她凝神,一愣,不知什么时候一枚钻石戒指套她手上了。

    “啊——”

    “嘘……”素凯示意她噤声。

    “可是——”

    “真好,正正好好的,不用再拿去改了。”素凯笑得有点诡异。

    叶澜的脸颊滚烫滚烫的,想要抽回手却被素凯攥紧,她有点急了,娇嗔,“你怎么这样啊,给我戴这戒指什么意思啊?”

    素凯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结婚啊。”

    “什么结婚?我可没说要嫁给你。”叶澜听见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一丝甜蜜蔓延心头。

    素凯故作惊讶,“说话怎么能不算数?四年前你走的时候可是答应我了,等你回来咱们就结婚,我为了买这枚戒指可是煞费苦心的,你不戴谁能戴?”

    叶澜瞪大了双眼,“我、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说回来后就结婚了?我没说过——唔!”

    剩下的话就被素凯的吻给堵住了。

    叶澜微微一怔,但还是柔顺地腻在了他的怀里。这是久违了的吻,让叶澜红了脸,让素凯动了情,他在她耳畔低低地说,“嫁给我,好吗?”

    他的嗓音干净好听,叶澜像是受了蛊惑,红着脸,轻轻点了头。

    素凯心里像是炸开了似的喜悦,再次,深深吻上了她的唇……

    ———————华丽丽分割线————————

    又见周末。

    已是深秋,落叶纷纷,后海的林荫路上金黄一片。阳光穿透了金色的叶脉,斑驳地落在地上,摊了美丽的光影,有伴着微风,碎了一地的璀璨。

    小静好在美丽的落叶下摆了各种可爱的poss,均被年柏彦收录在了相机里,有了孩子,似乎男人都爱上了相机。

    “爸爸~”小静好在金黄的落叶间欢快地跑着,柔绵的长发如海藻似的轻扬,每个瞬间都成了珍贵的画面。

    年柏彦上前牵住了她的手,生怕她摔倒了。

    “爸爸你看过我跳舞吗?蓓蓓姐报了舞蹈班,不过我觉得我跳得比她好看。”小静好娇滴滴地说。

    年柏彦含笑,“爸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