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十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初帝是一个行动力非常强的皇帝,他既然说了要给孙女选夫婿,那就不会只是说说而已。第二天,整个京城二品以上官员以及朝廷勋贵家中都接到了要为永乐郡主选郡马的消息。当然,太初帝也表示了他不强娶强嫁,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相貌俊秀,文武双全的未婚男子,自由参与。五日后,在皇城中的皇家别院比试,最后选出其中的优胜者为永乐郡主郡马。

    所有人都知道,永乐郡主是太子殿下的嫡长女,如今看来,将来太子殿下登基几乎是十拿九稳了。到时候永乐郡主就会成为永乐公主了。更不用说,郡主还是皇长孙的双胞胎妹妹,将来若是皇长孙再……绝对是前途不可限量啊。如此,京城里的世家子弟们都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了。只除了跟夭夭关系好的几个。

    虽然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将来夭夭必定会长成一个不输其母的绝色美人儿。但是越是跟她熟悉的人,越是难以生出什么旖旎的情丝。不是他们眼瞎,实在是这位小郡主太过恐怖。武功高强什么的就不说了,还养着两条虫子。更不用说这位小郡主从小跟自己一起玩耍,寻欢作乐,打架斗殴无所不为,实在是让人消受不起。这样的小美人儿,当朋友没问题,当妹妹也很好,但是娶回来当夫人,他们的胆子还不够强壮啊。

    还有小郡主身后那一票彪悍到极点的后台,这日子没法过了。

    夭夭漫不经心地走在街道上,自从皇祖父下了选郡马的旨意之后太子府也跟着忙碌起来了。娘亲忙着收集各家子弟的画像和资料。就连爹爹都时不时找一些朝中官员来谈心,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家中都有适龄的年轻公子,而且还都是被皇祖父看好的人选之一。

    夭夭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双美目中却满满地都是茫然。她真的要跟祖父说得那般,选一个文武双全的如意郎君嫁了,然后在京城里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完美贵妇么?如果是这样,夭夭觉得自己现在都能够想象未来几十年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了。京城里的这些权贵子弟,文武双全却是不错,但是却都无聊得很。不是纨绔的不思进取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就是一门心思的发愤图强。

    “唉。”夭夭忍不住叹了口气,好想离家出走啊。

    “哎哟!”想事情想的太出神,一个不小心和人撞了个满怀。夭夭伸手揉了揉被撞得有些疼的小鼻子抬起头来看向对方,生理性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阿峤哥哥?”看到来人,夭夭有些惊讶地道。

    “你在想什么?叫了你两声都不答应。”商峤有些无奈地道。他从对面过来,正好看到夭夭在街边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叫了一声不见她反应,走进了一些才发现这丫头走路的时候双目无神,一副不知道神游去了哪儿的模样。又叫了两声,夭夭还是没有反应反而一头撞进了他怀里。

    夭夭揉了揉鼻子,接过商峤递过来的帕子摸了眼泪才道:“没什么啊,我在想事情嘛。”

    “想什么?”商峤问道。

    “离家出走啊。”夭夭自然而然地答道。话音刚落,只觉得身边的气息骤然一冷,夭夭立刻捂住了小嘴眨巴着眼睛无辜地望着商峤。商峤打量了她半晌,才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不要一个人偷偷跑,你爹娘还有陛下都会担心的。”

    夭夭连连点头,连忙转变话题,“阿峤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商峤道:“出城办事。”

    “我……”

    “你不能去。”商峤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是去办正事,不能带你去。”

    “哦。”夭夭有些沮丧地点头,却没有再坚持要跟着。自从商峤入朝为官之后,虽然平时夭夭依然会缠着他玩儿,但是只要商峤说有正事,夭夭便不会再坚持什么。她亲眼看到过商峤这些年的努力,自然不能因为自己的贪玩害得他耽误了正事。

    摆摆手,夭夭道:“那阿峤哥哥你快去吧,不用管我啦。我去秦家找秦小丫玩儿。”

    商峤仔细看了看她,沉吟了片刻道:“罢了,今天的事情也不算麻烦,带你一块儿去吧。”

    夭夭大喜,“阿峤哥哥最好了。”

    商峤无奈地叹了口气,拉着夭夭往城外走去。

    商峤说是有正事并不是糊弄夭夭的,而是真的有事情。而且这个事情说大不大,说小还不太小。

    驻守在京城负责京畿防务的金陵十七卫中,有一个指挥使被指暗中与瓦剌人暗通消息。事发之后,因为都察院有人泄露了消息他提前一步带着几个心腹逃走了。如今被京卫的将士追捕围困在了金陵附近的一座山里。但是这人手里还掌握着许多重要的线索,却不能让人就这么死了。若是交给军中的将领处置,最后带回来的十之八九是几句尸体,因此卫君陌才令商峤带人出城,务必要将人活着带回来了。

    听了商峤简单的述说,夭夭也明白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二话不说跟着商峤出了城门,朝着那指挥使被围困的地方而去。

    与此同时,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在城门外翻身下了马。抬头望着眼前高大宏伟的城门心中响起了弦歌公子的话,小夭…在这里吗?

    跟着商峤从城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所幸他们是为了执行公务,商峤身上有卫君陌给的特别令牌。否则他们只怕就只能在城外住一夜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回去了。

    太子府里,商峤将被捆成了粽子的犯人扔在了地上,拱手道:“启禀太子,人抓回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