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逃之夭夭(十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君南焰对商峤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来到京城之后他也打听了不少夭夭的事情,不可避免的自然就会出现在商峤这么一个在夭夭的人生中占着极为重要的地位的人了。更何况,商峤据说还是太子妃的弟子。

    君南焰觉得,如果不是有着天生的血缘关系,夭夭跟商峤的关系甚至可能比跟她的孪生兄长更加亲近一些。毕竟,这么多年来商峤陪在夭夭身边的时间是远比萧景韶要多的。

    夭夭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三个人互相客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啊?就是为了让我坐在这里看你们客套么?”

    萧景韶含笑看着妹妹道:“既然君少主是夭夭的朋友,那也就是自己人,自然是用不着客气了。不过…我们来这里倒也不全是为了君公子。”

    夭夭点了下头,脸上的神色似乎在说,“那你们来干嘛?”

    萧景韶道:“听说你拿走了皇祖父给父亲的名单?我们要是不来,是不是过几天那名单上的人就都躺床上爬不起来了?”

    果然是知妹莫若兄啊。即便是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多,却也依然不耽误萧景韶了解自家妹子。

    夭夭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商峤看着夭夭有些头疼地道:“你让君公子去帮你打架?你有没有想过…若真是将那些人打的爬不起来,你是不用怕,也没人敢得罪你。但是君公子呢?别人也不会记恨他么?”

    君南焰想说他不在意。

    商峤抬手阻止了他,温声道:“君公子,夭夭平时还是很懂事,这次大约也是被气坏了才这么胡闹的。但是,这事儿不能这么办。”

    比起严肃的商峤,萧景韶倒是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笑道:“其实…倒也没什么啊。要是那些人连夭夭都打不过,也没有资格娶夭夭了。总不能将来让夭夭保护他吧?”

    夭夭不悦,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什么叫…连、我都打不过?!”

    萧景韶连忙举手表示自己说错话。

    君南焰看着三人自在的说笑打闹,眼底不由滑过一丝羡慕。虽然才刚刚认识另外两个,但是却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感情都很好。君南焰从小就是独自一人长大,除了习武便是读书。身边别说是至交好友青梅竹马了,就连年纪相仿的孩子都没有一个。

    萧景韶也没有冷落君南焰,和夭夭说笑了几句便侧首看向君南焰笑道:“君公子是第一次来京城吧?”

    君南焰点了点头道:“确实是第一次来。”

    “君公子若有什么需要,千万不要客气。夭夭也可算是这京城的地头蛇了。之前在塞外有劳君公子照顾夭夭,如今换个地方,也该让她尽一尽地主之谊了。”萧景韶笑道。

    夭夭无语地瞪着自己的双生哥哥:到底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地头蛇?说的好像她是什么黑道绿林一样。她也是正经人家的好姑娘好不好?

    君南焰微微扯动了一下唇角,点头道:“多谢皇长孙,我会的。”

    萧景韶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竟然都是熟人的不用那么生疏,叫我名字或者叫一声萧兄也是可以的。”

    “……”君南焰侧首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拍的肩膀。他真的比夭夭和她这位双生兄弟大啊!但是…看着眼前虽然离及冠还有好几年,却已经比孪生妹妹高出了一大截的俊美少年,君南焰有些郁闷地不想解释了。

    萧景韶和商峤都是大忙人,即便再担心也不可能一整天什么都不做看着夭夭。说了一会儿话,两人就只能起身离开了。临走时商峤只得再三嘱咐夭夭不可生事,得到夭夭的保证之后方才带着几分不放心离去了。

    终于送走了两个人,夭夭有气无力地趴在桌边再也没有了方才兴致勃勃要去揍人的兴奋劲儿。叹了口气道:“算了,你想做什么?对京城熟不熟悉,要不我带你四处逛逛?”

    君南焰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辛苦你了。”

    夭夭不以为意,“这有什么辛苦的?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弦歌舅舅的话你就别放在心上了,你也救过我啊。”君南焰微微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京城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玩有趣的地方,特别是对于一些不安于现状的世家子弟的来说。这也是这些年夭夭总是喜欢往外跑的原因。不过,对于喜欢享乐的人来说,也确实没有比京城更好的地方了。

    夭夭这真的将君南焰当成共过患难生死的好朋友,既然好朋友来了,作为主人的自己自然是要好好招待才行的。但是……夭夭回头看了看君南焰那明显比自己还小的模样,实在是不好意思将他带去那些世家子弟惯于玩乐的地方,即便是她明知道君南焰的实际年纪真的比他大。

    说不定回头,朱雀城主会因为她带坏了自己的儿子而冲到京城来劈了她。

    太子殿下家的小郡主带着一个小少年逛京城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内城。虽然大多数的世家公子们表示他们并不想成为太子殿下的女婿,但是心里也难免酸涩起来。他们跟小郡主可是从小打到大的交情,这个新来的小子是什么来历?小郡主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和善可亲过?

    更不用说那些有心想要攀上太子府,或者是极少数真的眼瞎看上了小郡主的人了。

    于是,君南焰跟着夭夭在京城里闲逛的时候,总是感觉四周有无数的目光在盯着,犹如芒刺在背。夭夭自然也能察觉到这些目光,不过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太子府的小郡主在京城这地儿,做什么都会引人注意。至于那些与平常不同的目光,大约是因为好奇君南焰的身份吧?

    夭夭一直拖到旁晚宫门都快要落锁了,才告别了君南焰慢慢腾腾地进宫去了。如果不是萧景韶临走时特意提醒了她一句,她还真的很想装作忘记了。进宫的时候,正好碰到太初帝在用膳,听到内侍禀告只是挑了挑眉便让她进来了。

    “夭夭见过皇祖父!”夭夭欢快地对着太初帝行礼,虽然看似随意礼数却是丝毫不差。太初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夭夭可算是这么多皇孙皇孙女中最被放纵的一个。除了因为她皇长孙女以及皇长孙孪生妹妹的身份,也是因为她虽然被娇宠,却从不恃宠而骄。太初帝并不否认他更加看重安安一些,但是对夭夭的宠爱却也丝毫不假,否则一个皇室贵女哪儿能像她这样整天到处游荡?

    “过来用膳吧。”太初帝淡淡道。

    夭夭嘻嘻一笑,自在地走到太初帝下首边坐下,“皇祖父现在才用膳,真是辛苦了。”

    太初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夭夭现在还没用膳,岂不是更辛苦?”夭夭吐了下舌头,道:“夭夭是闲着玩儿,皇祖父可是为了国家大事在忙碌,怎么会一样呢?”

    太初帝摇摇头不再说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