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十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半个时辰后,夭夭拉着君南焰一脸欢快地从小巷子里奔了出来,留下了几个欲哭无泪的锦衣少年和苦着脸的仆从。

    “张兄…其实,娶不到夭夭郡主也不是什么坏事。”一个少年犹豫着道。夭夭郡主那性格,那背景,娶了还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另一个少年沉默了良久道:“说的也是,小郡主不仅自己厉害,还有兄长,还有父母,还有上面的…,谁能受得了呢?”

    “但是,能不能做郡马暂且不说,咱们不去参加选拔…家里也交代不过去啊。”

    “……”

    夭夭心情愉悦地拉着君南焰穿梭在皇城繁华街道的人流中,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街道两边都亮起了一盏盏各色的灯笼,照的整个街道恍如白昼。

    君南焰看着走在前面的少女脸上愉快的笑容,有些微冷地容颜上也不由地多了几分笑意。

    “小夭,你不回府没问题么?”

    夭夭扭头看向他,不解地道:“这么早,能有什么问题?”

    早么?君南焰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听说京城的大家闺秀们黄昏时分就不再出门了,除非特殊日子,晚上更是不能随意出门。难道他打探的消息有误?

    夭夭点头道:“是很早呀,今天你帮我揍了那几个讨厌鬼,我请你吃晚饭。”

    君南焰道:“你很高兴?”夭夭没生气他是看出来,倒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高兴。毕竟之前她的兄长和另一位公子已经警告过他们不准惹事了。

    “高兴极了。”夭夭欢快地道:“是他们自己找你的,所以就算揍个半死也没关系啊。这几个家伙平时看着傻乎乎的,这一次倒是挺机灵的嘛,我正愁找不到法子解决他们呢,没想到他们自己就跑上门来了。”

    君南焰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人是我打的,跟你没关系。”

    夭夭不在意地摆摆手道:“走,吃饭去!”

    夭夭话音未落,就看到一个灰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跟前不远处看着他们。夭夭脸色微变,有些郁闷地蹭了过去,“星危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中年男子看着她,神色温和,“太子妃请郡主立刻回府。”

    “哦。”夭夭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既然娘亲让星危叔叔亲自来找她,逃是肯定逃不了的。更何况,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早晚不还得回家么?正要转身向君安焰道别,就听到星危道:“太子妃说,君公子难得来京城,君公子之前在边关对小郡主的照顾太子妃也没能谢过。君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话,还请移驾府上盘桓几日。”

    君南焰看向夭夭,夭夭对他眨了眨眼睛,小声道:“我娘亲是好人。”

    君南焰忍不住莞尔一笑,抱拳道:“如此,就打扰了。”

    “不敢,君公子请,小郡主请。”

    一行三人回到太子府,南宫墨和卫君陌正等着他们一起用膳。看到星危带着两人一前一后进来,南宫墨笑道:“这位就是朱雀城的君公子么?”

    君南焰拱手,“君南焰,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子妃。”虽然是面见一国太子和太子妃,君南焰却并不觉得有多紧张。相较于太子和太子妃的身份,或许他更紧张的是眼前这一对璧人是小夭的爹娘。

    卫君陌认真地打量了君南焰几眼,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南宫墨却笑道:“君公子不必客气,你跟夭夭既然是朋友,那便是自己人。之前夭夭在塞外,给公子添麻烦了。”

    君南焰摇头道:“太子妃言重了,小夭帮了我大忙。”

    南宫墨也不与他争辩,笑道:“好了,君公子不必客气,咱们还是先用膳吧。”

    知道君南焰是宫驭宸的弟子,南宫墨确实是有些不放心。虽然宫驭宸对夭夭从未有过什么恶意,但是宫驭宸那样的人教出来的弟子,确实是很难让人放心。但是看到君南焰的第一眼南宫墨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个少年虽然年纪还小,却显然是个性格坚毅沉稳的人,或许有几分心计,但是却绝不是宫驭宸那种工于心计的人。但是话说回来,若是真的半点心计都没有,南宫墨更不放心自己的女儿跟那样单蠢的人相处了。

    说到底,再怎么潇洒洒脱,南宫墨到底也是为人父母的。无论如何,总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尽量的平顺安康一些。

    用过了晚膳,君南焰被卫君陌请到书房去了。夭夭抬脚相跟,却被南宫墨拦了下来。夭夭有些着急,“娘亲,爹爹到底想要找君南焰说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南宫墨悠然道:“你爹爹和君擎天当年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问一问故人之子有什么可奇怪的?总不会是为了给你相个夫君吧?那孩子看着倒是不错,就是年纪小了点。你就不要想着辣手摧花了。”

    “什么年纪小!”夭夭不满地道:“君南焰比我大好不好!”

    南宫墨耸耸肩,道:“哦,是么?那孩子看上去至少比你小了两三岁。”

    夭夭郁闷,这是在说她老么?她才不老呢!他才十五岁,花骨朵一样的年纪!

    南宫墨拉着夭夭坐下来,笑道:“好啦,这几日天天往外跑,想要找你聊聊还要专门让人去找你。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儿。”

    夭夭只得在娘亲身边坐了下来,“说什么啊。”

    南宫墨微微扬眉,笑道:“你说呢?”

    夭夭叹了口气,“娘亲,您是不是特别担心女儿嫁不出去?”

    南宫墨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我倒是不担心,但是很明显你皇祖父担心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