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十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子选郡马,在皇城之中也算是一个稀罕事儿。毕竟从来都只有听说天子亲自选驸马的,一个郡主的夫婿还用不着皇帝亲自操心。不过这位夭夭小郡主的身份毕竟不一般,太子殿下的嫡长女。以太子殿下如今稳如磐石的地位以及皇长孙受宠爱的程度,这位将来必定是铁板钉钉的长公主。

    因此不同于这些年来被夭夭祸害了不少的世家子弟们敬而远之的态度,各大世家的当家家主们倒是对这门婚事很是看好。毕竟夭夭郡主在正式场合是从来没有任何失礼被人指责的地方的。至于别的,小郡主身份尊贵,受尽宠爱,调皮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问题吗?

    于是,郡马大选当天,收到了帖子的世家子弟们不管是情愿的还是不情愿的,都被家中长辈收拾的妥妥帖帖送入了宫中。

    太初帝特意将最靠近宫门又与皇宫西南角小花园相连接的宫殿收拾出来作为选郡马的场所。未免众世家子弟紧张,一开始太初帝和太子并没有出现,而是由作为皇长孙的萧景韶代为招待的。京城的世家子弟们对皇长孙还是很熟悉的,这位皇长孙并不似太初帝一般的威严,也不似太子冷漠。虽然几乎算是从小被皇帝亲自抚养长大,但是性格却是难得的温文洒脱平易近人。因此京城的世家子弟们不少都与他交情不错。

    “皇长孙。”见萧景韶带着人到来,众人连忙起身见礼。

    萧景韶含笑对众人点头,看到商峤和君南焰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对着两人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

    萧景韶和众人寒暄了几句,便走到了君南焰跟前打招呼,“君公子,又见面了。”

    君南焰略有几分窘迫,拱手道:“皇长孙。”

    君南焰其实有些茫然,他自然明白自己对夭夭的心思,但是却也明白夭夭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更明白,朱雀城和太子府的差距。并不是君南焰妄自菲薄,而是江湖中人和皇室中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他答应弦歌公子保护夭夭五年,其实是带着几分痛苦和无奈答应的,并非他不愿意保护夭夭而是他知道这大约已经是自己能与她最接近的距离了。

    但是君南焰却没有想到,昨晚回到家中的时候却收到了太子府派人送来的帖子。君南焰拿着帖子坐在桌边一夜未眠,天明的时候在他自己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打点妥当待在名帖出了门了。

    他没想到太子和太子妃竟然能接受一个江湖中人作为自己爱女的追求者,哪怕只是一个资格而已。

    虽然昨天只是短短的交谈了几句,但是君南焰看得出来太子和太子妃绝不是随意戏弄人心的人。既然将帖子送到了他手中,就表示他们认可了他追求夭夭的资格。

    君南焰心中仿佛升起了一团火焰,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就一定要尽力!尽力获得永远留在小夭身边的资格。即便是最后失败了,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强得多。

    萧景韶看着君南焰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激赏,平心而论君南焰的机会并不大。一来是因为他江湖中人的身份,二来则是因为他自身。君南焰的模样看起来明显小于同龄人,甚至跟比他小的夭夭站在一起都显得要小两岁。无论是皇祖父还是谁,只怕都不会考虑这样的人选。而君南焰是个骄傲的人,贸然前来无异于自取其败。但是君南焰还是来了,就凭这份对夭夭的心,萧景韶就觉得胜出许多世家子弟了。

    不过……只是这样还是不够的。萧景韶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想要娶他们家夭夭哪儿那么容易啊?

    跟君南焰说了几句,萧景韶方才将目光转向了商峤,漫步走了过去。

    “我以为你不会来。”萧景韶道。

    两人走到花园一角的石桌便坐下,商峤方才道:“师父……”

    萧景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想来娘亲不会逼你的。师兄,作为师兄弟我是盼着你和夭夭能成最好的。这世上除了爹娘,我最放心的人便只有你了。但是…如果我单纯只是夭夭的兄长,我是绝对不会将夭夭嫁给你的。”

    商峤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虽然尚且年少但是身为皇长孙的萧景韶眉宇间已经了成年人的锋芒和锐气。

    萧景韶身子前倾,那双与夭夭有七八分相似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商峤的眼睛道:“作为兄长,我希望夭夭能有一个对她爱如珍宝的丈夫。当然,我相信你也会一辈子对夭夭好,甚至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但是…你这样的态度,也许有一天会让她觉得心凉。”

    商峤沉默不言。

    萧景韶摇摇头,靠回了凳子后面的大树上。

    娘亲收商峤为徒的时候,萧景韶年纪尚小根本记不得多少事情。但是后来也听人说起过一些,萧景韶也曾经听母亲说过,有的孩子童年的经历可能会影响一生。虽然商峤这些年一直都很好,但是他的性格确实相当冷淡。不是爹爹那种形于外的漠然,而是一种被隐藏的很好但是亲近的人却依然能察觉出来的刻意的疏离。

    商峤会对夭夭很好,商峤愿意为夭夭付出一切,商峤会成为世上最好的哥哥。但是他很难成为夭夭的爱人,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带给夭夭幸福,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夭夭。甚至,他害怕自己会伤害夭夭。

    对于这样的商峤,萧景韶有些同情却也无可奈何。连他的娘亲和商将军都无可奈何。甚至有时候,萧景韶会想是不是他们对商峤太过苛求了?这世上有许多人也过的不如意,不也平平安安的过完了一辈子么?商峤是个好儿子,好徒弟,好师兄,好兄长,他们为什么还要要求他那么多?

    萧景韶道:“师兄,夭夭不是你的责任。娘亲让你来也不是为了让你接受夭夭。但是现在你知道了,选择就在面前。抓住……还是彻底放弃。”

    说完,萧景韶站起身来拍了拍商峤的肩膀转身离开。今天他是主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商峤谈心。更何况,这个问题他们其实早就已经谈过了,萧景韶不认为以商峤的聪明还需要他将那些道理再一遍一遍的重复。

    但是他最后一句话也是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