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天的聚会,萧景韶一口气选出了十名他认为有资格作为他妹夫的人选。其中,商峤、君南焰、秦朗、朱芃陈云臻等人都赫然在列。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皇长孙这是什么意思。早就听说夭夭郡主根本就无意选郡马,是被陛下强命令来参加的。皇长孙毕竟还是心疼妹妹的,这几个除了一个不知来路的君南焰,剩下的都是太子府的熟人。偏偏实力最强的也是这几个了,如此一来如果夭夭郡主真的不想成婚,可操作性就大多了。

    虽然很多人并不能理解夭夭的想法,只是将这归咎于娇生惯养的皇家郡主的任性,但是谁让人家有这个任性的本钱呢?再想想这位小郡主的父母,不说那位冷面冷心的太子殿下,就是太子妃,当年可也是做大事的人啊。如此的人家,女儿不想成婚算什么大事?若不是为了给陛下面子,只怕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就直接挡回去了。

    其实这些人也有些误会,虽然谢安澜和卫君陌并不介意多养女儿几年,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愿意给女儿挑选一个合适的如意郎君的。这才是他们答应选郡马的初衷。

    太初帝看了萧景韶送上去的名单倒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便颁布了考核的规则。一共三场,第一场比文,一场比武,第三场却是太子和太子妃亲自出题。至于太子和太子妃出什么题,他老人家是不管的。

    至于初选就被萧景韶淘汰掉的,也不用立刻出宫,就当是进宫参加一次宴会,看个热闹便是。

    皇帝的命令一出,落选的世家子弟们有的遗憾,有的不甘,还有的暗暗偷乐。悄悄瞥了一眼跟着太初帝走进来的太子和太子妃,心中连连摇头,这样的岳父岳母,他们消受不起。还是让更厉害的人来承受吧。

    南宫墨和卫君陌坐在太初帝下手,南宫墨含笑看着躲在不远处偷看的夭夭对她招了招手。夭夭也不觉得羞涩,虽然是给她选郡马,但是夭夭郡主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害羞和不好意思。见娘亲叫自己,便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依偎着南宫墨坐了下来,“娘亲。”

    南宫墨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躲在角落里干什么?”

    夭夭忍不住看了一眼不远处人群中过的君南焰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南宫墨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轻声道:“难道是害羞了?”

    夭夭郁闷地瞪了她,连忙转移话题,“娘亲怎么不带萌萌一起进宫来?”

    南宫墨摇头,“萌萌可不是你这小丫头爱到处跑。跟你姑祖母在一起玩儿呢。”

    夭夭耸耸肩靠在南宫墨肩膀上撒娇。

    南宫墨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啦,方才…君公子跟你说什么了?”

    夭夭惊讶忍不住看向不远处,太初帝已经颁布了第一道考核的命题,十个年轻人已经在提前为他们准备好的桌椅前落座准备答题了。夭夭想去看君南焰,却不想一眼撞进了商峤的眼中。夭夭不由得怔住,半晌回不过神来。

    虽然在选郡马的宴会上看到商峤,但是夭夭其实也并没有当回事。但是此时看到商峤坐在那里才突然反应过来阿峤哥哥也是参选的人之一了。心中不由得有些怨怪兄长,方才直接将阿峤哥哥踢出去不就没事了。现在让他堂堂一个状元郎跟一群少年坐在一起参赛,多尴尬啊。不过…如果阿峤哥哥第一轮就出局了,岂不是更没面子。好像阿峤哥哥不如那些讨厌鬼一样!

    “看什么呢?”耳边突然响起南宫墨的声音。

    夭夭一惊回过神来才道:“没…没什么啊,阿峤哥哥……”

    南宫墨道:“原来在看阿峤啊,我还以为你在看君公子呢。”

    夭夭缩了缩脖子,看向君南焰。君南焰已经在低头提笔挥毫了。虽然君南焰是江湖中人,但是却并不是不通文墨的江湖武夫。或许是因为妻子出身书香门第的缘故,虽然夫妻关系冷淡但是君擎天很注意培养儿子的文采,可惜即便是如此也无法挽回妻子的心。因此,君南焰的才学虽然可能不如商峤秦朗这样家学渊源的,但是却比在场的其他人也不差什么。

    夭夭有些嗔怪地道:“娘亲,你怎么能让阿峤哥哥来参加这种……”

    南宫墨道:“我中意阿峤做我女婿,有什么问题?”

    夭夭鼓着腮帮子郁闷道:“可是…阿峤哥哥是我……”

    “是你哥哥?”南宫墨扬眉,笑吟吟地看着女儿道:“别想多了,你以为是给你的啊?萌萌再过几年就长大了。”

    “什么?!不行!”夭夭大惊。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就不行了?”

    夭夭道:“萌萌还小呢,阿峤哥哥都是个大人了。等萌萌长大,阿峤哥哥岂不是都要老了?”南宫墨不以为意,“反正我看着阿峤以后也像是要孤独终老的,万一萌萌长大了就喜欢年纪比她大的呢?”

    “无瑕……”坐在旁边的卫君陌有些听不下去了,只得无奈地打断。怎么能拿女儿以后的事情乱说?萌萌还那么小呢。虽然知道无瑕是开玩笑,虽然觉得商峤确实不错,但是…配萌萌的话绝对不能忍!哪个父亲也不能忍受一个年纪差距这么大的女婿。

    “你们母女俩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太初帝坐的远一些,并没有听清楚两人说的话,只是有些兴致盎然的问道。

    夭夭抱着南宫墨的胳膊对太初帝笑道:“皇祖父,娘亲说萌萌在家里有点担心,应该带进宫来一起玩儿呢。”

    “是么?”太初帝挑眉,这种场合这两个会说萌萌?

    “是呀。”夭夭大眼睛里写满了真诚,他们真的是在说萌萌呀。

    对面的萧景韶对妹妹挑了挑眉,主动开口跟太初帝说话,太初帝立刻被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