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刻被扭转了注意转身去跟长孙说话去了。

    夭夭抓着南宫墨的胳膊小小声却咬牙切齿地道:“娘亲,不可以!”

    南宫墨微笑,“多管闲事。”

    “……”夭夭气结,看看周围继续压低了声音,“总之,就是不可以!”

    南宫墨扬眉,不以为然地道:“行吧,反正萌萌还小让阿峤等那么多年确实不厚道。回头我就给阿峤找个好姑娘。你说筱雅怎么样?”

    “……”

    之后的时间,夭夭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南宫墨也不去打扰她,放着她自己神游天外,自己扭头去跟卫君陌说话去了。

    卫君陌看看女儿明显在神游天外的空白神色,有些担心地微微蹙眉。低声道:“用不着这样,夭夭无论怎么样咱们都能护着她不是么?”南宫墨不以为然,道:“咱们护着这丫头护得太紧了才让她这么傻,但是她的人生路咱们不可能陪着她走一辈子。她这样乱七八糟,以后便是日子过得平顺安康,也未免不会留下遗憾。”

    卫君陌淡淡一笑,道:“无瑕还怨我护的太紧,人生在世谁能不留遗憾呢?你不也是舍不得她么?”

    南宫墨道:“我不是舍不得她,我是舍不得阿峤,那孩子……”摇了摇头,南宫墨不再说话。

    卫君陌也不去揭穿她的口是心非,若不是真的疼爱女儿以无瑕的性格哪里会关心这些。无瑕素来是不喜插手别人的感情事的。轻声道:“夭夭比起同龄的姑娘,确实是要迟钝一些。让她明白一些也是好的。”

    第一轮的文试花了不少时间,最后的成绩是由翰林院几位学士共同评定然后交给太初帝御览的。若是寻常皇帝如此公器私用,只怕大臣们就算不激烈反对也免不了要嘀咕几句。但是太初帝积威深重,卫君陌也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倒也没有什么人一轮。最多是私底下腹诽永乐郡主果然受宠罢了。

    文试的成绩还需要时间才能出来,太初帝直接宣布开始比武。上面内侍传达旨意的声音才刚落下,秦朗便笑吟吟地道:“在下认输。”

    立刻被朱芃和陈云臻狠狠地瞪了几眼。但是秦朗可以认输,朱芃和陈云臻却不行。秦朗是读书人,虽然会一点拳脚功夫但是也就是仅此而已。但是朱芃和陈云臻却是名将之后,他们要是敢直接认输,就算陛下不生气回去只怕也要被打的三个月爬不起来。

    面对好友的怒视,秦朗却是一派淡定从容。甚至还有心情对两人笑了笑并且十分大方的后退了两步表示他不参加比武。

    上面的太初帝看到这一幕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挑眉道:“秦家这小子,倒是有些可惜了。”

    南宫墨笑道:“原来父皇看好秦朗么?”

    太初帝道:“家世样貌都跟夭夭般配,就是…身手差了一些。”若是别的皇室贵女倒是无所谓,但是夭夭可是个高手,若是配个弱鸡相公,太初帝都觉得委屈了自家孙女。原本如果夭夭自己看中秦朗太初帝也觉得无妨,但是既然夭夭没那个意思,那就罢了。

    南宫墨笑道:“秦家是书香门第,功夫学的太好岂不是不务正业。”

    “朕不是听说夭夭和秦朗关系不错么?”太初帝道。

    夭夭对着皇祖父露出一个无辜地笑容,她跟秦朗是兄弟啊兄弟。跟自己兄弟凑在一起,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比起毫无看头的文试,比武看起来就要有趣多了。原本坐在下面百无聊赖的世家子弟们也纷纷打起了精神盯着场中。神游天外好些时候的夭夭也打起了精神。

    南宫墨戳了戳女儿的肩膀问道:“女儿啊,你希望谁赢?”

    夭夭秀眉紧蹙,半晌才道:“都输行不行?”

    南宫墨耸耸肩笑道:“问你爹。”

    “爹爹!”夭夭甜蜜蜜地叫道。

    卫君陌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轻声道:“不用担心。”

    夭夭眨了眨眼睛,顿时明白,“爹爹最好了。”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爹爹最好了?”

    夭夭连忙躲到卫君陌身边,“就是爹爹最好了!”

    卫君陌淡淡一笑,伸手握住南宫墨过来揍夭夭的手轻声道:“无瑕可是吃醋了?”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吃这个小白眼狼的醋。”

    夭夭靠过去搂着南宫墨的胳膊,讨好地道:“娘亲也最好了。”

    南宫墨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丫头啊,虽然我和你爹考最后一关,但是你总这样也不是法子啊。”

    夭夭不解,“我怎么了?”

    南宫墨道:“我倒是不在乎你成不成婚什么时候成婚,反正咱们又不是养不起你。不过…为娘给你一个劝告,少招惹一点桃花。小心哪天被人给弄死了。”求而不得的男人是很可怕的,偏偏他们家这只聪明是聪明,但是明显情商太低。

    夭夭立刻想起了之前君南焰对她说的话,心中顿时有些闷闷的说不出话来。最初的羞涩和尴尬过去之后,夭夭开始仔细琢磨自己的想法。她确定自己确实对君南焰没有什么想法。但是没想到君南焰竟然会…难道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给了君南焰错误的暗示?没道理啊,她怎么会对一个看起来就比自己小的孩子有什么想法?呃,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过想法。

    苦恼的少女却忘了,虽然君南焰从头到尾在她眼中都还是个孩子。但是君南焰自己是知道自己不是孩子的。一个慕少艾的少年对一个妙龄少女动心,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