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二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比武的过程相当精彩,毕竟能够被萧景韶选上的都绝不会是什么无能之辈。大家都是在京城这块地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输了那多没面子?就算他们自己不在乎颜面,家里的长辈也不会放过他们啊。

    这些人中,最不被看好的人便是商峤和君南焰。君南焰是看着太小了没多少人将他放在眼里,虽然有某三个纨绔被惨揍的经历,但是被揍了的人也不会主动去宣扬自己挨揍了的事啊。至于商峤,虽然他是南宫墨的徒弟。但是绝大多数人都默认他跟随太子妃学习的是读书和权谋,毕竟当年太子妃也是以一己之力治理一方的厉害人物。而商峤虽然也是商将军的义子,最后却跑去考进士做了文官。人们也就默认他是个文人了。

    太初帝并没有规定要如何比武,于是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大乱斗。除了提前退出的秦朗以外,剩下的九个人全部入场自由挑选对手,打到对方认输或倒地为止。最后留下三个人进入最后一轮太子和太子妃的考核。

    一开始商峤和君南焰就被人盯上了。捏柿子要挑软的捏的道理大家都明白。自然是先将这两个看起来就不行的家伙送出场大家再来较量免得他们碍手碍脚。

    于是,当一个少年一拳虎虎生风地打向君南焰的时候,拳头却在距离君南焰面门不到两寸的地方停了下来。而迫使他停下的是一双看起来并不宽大也并不厚实的手捏住了他的手腕,他心中的震惊和郁闷可想而知。

    少年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那只握住自己手腕的手却仿佛铁钳一般让他动弹不得甚至隐隐作痛。

    “你?!”

    君南焰手指微微用力,随手便将那少年抛了出去。旁边的人见状不对立刻围了上来。

    这小子看着瘦弱,竟然是个硬茬子?大家一起上!

    寻常人入宫是不能带兵器的,君南焰也不在意随手折了身后花圃里的一根枝条就朝着向自己扑过来的人抽了过去。柔韧的枝条在他手中却是可柔可刚,时而如软鞭时而如长剑,挥洒自如一人独战好几个人竟然也丝毫没有觉得力有不逮。

    另一边就要和谐得多了,陈云臻和朱芃看着站在对面负手而立的商峤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商大哥,你看你是……”

    商峤看了站在眼前的人一眼,温和地道:“陈公子,朱公子,请。”

    朱芃笑呵呵地道:“商大哥,咱们都是自己人,意思一下就好。”意思是,走个过场就行了,我们让着你看准时机自己躺下就好。

    商峤也不反对,只是道:“请。”

    朱芃和陈云臻认为他们跟商峤已经达成了协议,对视一眼齐齐向商峤扑了过去。架势倒是十足,只是力道到底有多重只有自己知道。如果他们俩联手都打不过商峤,那显然他们是十分不济事的,陛下必然是看不上他们的。至于家里…他们也早就达成了共识,朱家和陈家都不需要靠迎娶未来的公主巩固与太子殿下和皇长孙的关系。

    但是很快,两人就知道他们错了。

    商峤看着确实是个读书人,但是他……毕竟是南宫墨和商戎亲自调教出来的。甚至偶尔卫君陌还会教导他几分。所以只是轮功夫的话,商峤是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同辈的年轻高手的。甚至…更强!

    “哎哟!商大哥,你玩真的啊!”朱芃一时不慎被一掌拍到了肩膀上,整条胳膊都要麻木了。

    商峤微微扬眉没有答话,原本还想着做做样子的两个人很快就打起精神来了。由不得他们不打起精神,因为商峤的实力真的出乎他们意料之外,而且他出手快准狠半点也不留情。要是还想着藏拙,就等着被收拾的难看吧。

    虽然是君南焰和商峤被围攻,但是心里无限苦逼的却是围攻他们的人。一边的人是暗暗懊悔自己选错了柿子捏。另一边的人则是暗恨认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商峤竟然还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

    这两位仿佛忘了,商峤早年的时候还曾经陪着夭夭行走江湖。总不至于是让夭夭保护他的吧?

    一场混战打了将近两刻钟功夫,围观的人们看的津津有味喝彩连连。最后还能站着的人只有君南焰,商峤和运气差了点没抓准机会倒下去的朱芃。朱芃一脸懵逼地看看站着的两个,再看看躺在自己脚边的陈云臻:你特么不要躺的太明显好不好?

    朱芃呵呵干笑了两声,理智地后退了一步表示自己当个第三就满足了。第一和第二就交给这两位大神争夺了。虽然他没有跟君南焰交过手,但是只看他脚边倒了的那一片就知道这个夭夭的新朋友有多彪悍了。他又不想抢媳妇,干嘛要平白送上去挨揍?

    坐在上面的夭夭有些呆滞地看着商峤和君南焰。

    这是什么发展?难道她要嫁给朱芃?

    南宫墨手指漫不经心地叩着扶手,淡淡道:“如果阿峤退让,君公子就是第一了。听说他文试的成绩也不差。夭夭,你希望阿峤退让么?”

    夭夭只觉得自己的心口突然跳快了一些,脑海里一片混乱。

    如果阿峤哥哥退出,她会高兴吗?

    “君公子。”

    “商大人。”

    一个俊秀青年一个冷峻的少年,相对而立互相点头示意。

    商峤神色平静,但是心底却并没有多平静。他心里清楚,只要他学朱芃一样往后退一步,以后师父和太子就再也不会提起这件事了。到了这个地步,无论他打输了还是直接认输,都绝不算是丢脸了。本该是两全其美的结局,但是那往后退的腿却无论如何都动弹不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心中有了奢求的?

    “商大人,请。”

    “请。”商峤道。

    两把剑从旁边扔了过来,两人双双伸手接住了长剑,剑光凛然。

    商峤从小师从南宫墨和商戎,南宫墨的武功速来以清奇凌厉取胜,而商戎身为武将却是以勇猛取胜。商峤却能将两者完美的融合自成一格。虽然以他如今的年纪还算不得登峰造极,但是假以时日必定能够自成一家。可惜商峤志不在此,注定了今生很难踏足绝顶高手的境界。

    但是,也仅此而已。

    君南焰虽然家学渊源又从小得名师指点,但是他比商峤还要小几岁,这两年又卧病在床。虽然内力强横却也占不了太多的便宜。

    若说方才的群斗只是拳脚功夫的话,这会儿才是真正的高手过招。只见场中剑气纵横,剑光凛冽。两个身形矫健凌厉,互不相让,转眼间就已经过了上百招。

    太初帝看向坐在一边的卫君陌夫妇,挑眉道:“那少年就是夭夭这次出去遇到的朱雀城少主?”

    卫君陌点头,太初帝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身手,果然不凡。若是从军,只怕也是一员猛将。”

    南宫墨笑道:“父皇,人家朱雀城主就这么一个儿子,让你抓去从军了人家偌大的家业怎么办?”

    太初帝只是爱才倒也不是真的动了心思,毕竟如今朝中并不缺名将,年青一代有本事的人也不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