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二十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从宫里出来,夭夭有些闷闷不乐。秦朗和陈云臻互望了一眼,觉得眼前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拉着尚且懵懵懂懂的朱芃遁了。之前宫中的比武,他们自然也看清楚了。最后商峤和君南焰是真的有点打出火来了。如果不是太子殿下及时出手,说不定真要伤一个,甚至是两败俱伤。

    对此,秦朗很是无语。

    这么多年多好的近水楼台的机会啊。商峤生生的错过了,现在事到临头了才来着急么?

    片刻间,宫门口就只剩下三个人了。夭夭左右一看,对着商峤干巴巴地一笑道:“阿峤哥哥,我先送君南焰回去哈。”然后拉起君南焰就冲了出去。其实夭夭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跑。但是总觉这会儿三个人待在一起十分不自在。但是她总不能把君南焰扔下拉着阿峤哥哥跑吧?更不能自己跑了。所以最后只好留下阿峤哥哥一个人了。

    被抛下的商峤望着两个绝尘而去的身影半晌无语,最后只能摇了摇头无奈地苦笑。

    “怎么样?后悔了吧?”

    身后,萧景韶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

    商峤回头看着他,“皇长孙怎么出宫了?”

    萧景韶理所当然地道:“回家。”他虽然经常住在皇宫里,但是太子府才是他真正的家好不好?

    “一起走?”萧景韶问道。

    商峤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萧景韶打量着他道:“师兄啊,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你要真没什么想法,方才让君南焰一招,就夭夭那个笨脑袋半点也不会多想,以后还是跟你亲亲热热的将你当哥哥。你这么玩儿……”摇了摇头,萧景韶道:“你知道她刚才为什么跑吧?”

    夭夭只是在感情方面还没开窍,可不是真傻。说到底也是从小将她保护的太好了,人人都宠着疼着捧着她,夭夭小郡主脑子里压根就没有那根思慕别人的弦儿。反正所有人都对她好的不得了,像商峤这样的,就算是心上人也未必做得到。那她还要心上人做什么?

    萧景韶饶有兴致地道:“你现在可以想想回头怎么把这事儿圆回来了,不过师兄,你真的能接受夭夭以后跟着君南焰那小子跑了?我是她的亲哥哥无所谓,不管她嫁给谁我都是她亲哥哥。但是以后你们可就……”

    “萧景韶……”商峤是个守礼的人,即便是有着师兄弟的名分,他也极少直呼萧景韶的名字。

    萧景韶扬眉,商峤道:“闭嘴。”

    君南焰被夭夭拉着一通猛跑,回过神来看着在前面拽着自己跑的少女眼底却又几分黯然不由停下了脚步。

    夭夭被他拉着也跟着停了下来,疑惑地回头看向他。

    君南焰拉着夭夭走到另一边没人的地方,道:“小夭,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有什么想法?”

    因为剧烈的奔跑,少女美丽的容颜染上了红霞,更加显得美丽动人。

    “啊?我…我……”夭夭有些手足无措,看着眼前的少年期待的眼神夭夭咬了咬牙,小声道:“君南焰,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对你没有那种想法。”

    虽然她不通情爱,但是夭夭一直记得娘亲的教导。感情的事情绝不能犹犹豫豫,更不能拖拖拉拉地给别人不该有的希望。否则最后只会伤人伤己。君南焰的告白来的有些让她措手不及,但是过了最初少女第一次被人告白的慌乱和羞涩之后,夭夭能确定她对君南焰并没有别的想法,至少现在没有。

    君南焰神色有些黯然,但是却并不意外。

    他唯一该庆幸的是小夭对他没有想法,对别人也没有想法。但是…想起商峤,君南焰不得不承认他觉得很有压力。他甚至觉得小夭和商峤一直都保持着单纯的兄妹情谊,存粹是因为商峤一直恪守界限。只要他有丝毫的逾越,就凭这么多年的情谊也很容易让小夭喜欢上他。而现在…商峤终于也忍不住了么?

    “小夭,我不会这么快放弃的。”

    夭夭有些郁闷地苦着脸,“你干嘛这么固执的浪费自己的生命呢?”

    “你不是说我还小么?我应该还能浪费几年。而且,我答应了弦歌公子要保护你五年,就一定要做到。”君南焰道。

    夭夭道:“但是,如果五年后…不对,万一这次我就跟别人成婚了呢?”

    君南焰道:“小夭觉得很困扰么?”

    夭夭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我是不知道你们江湖中人的信义啊什么的,你可千万别想着你会暗中保护我什么。我跟你说…我真的真的会愧疚死的。你看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就算你当不成我弟弟,咱们也是过命的交情对吧?”

    君南焰道:“那就看在我们过命的交情的份上,在我自己放弃之前不要劝我如何?”

    “……”

    看着她纠结的模样,君南焰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真傻……”

    如果你真的有了心上人,我怎么忍心让你左右为难呢?

    “你才傻呢。”夭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想要回家多照几回镜子。反正她是横看竖看都没看出来自己竟然能这么红颜祸水,一般人都只想跟她当哥们儿。希望朱雀城主不会跑到京城来找她麻烦啊。

    “真是两个小傻子。”一个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突兀的从旁边传来。一瞬间夭夭就有一种全身上下毛孔都炸开了的感觉,反射性的反手抽出了袖中的短剑指向来人。

    不知何时,一身黑衣的宫驭宸正坐在旁边的矮墙上笑吟吟地看着两人。

    “你怎么在这里?!”

    “师父?!”

    宫驭宸飘然从墙上落下来,打量着夭夭道:“乖徒儿,又见面了。”

    夭夭咬牙怒视这眼前的中年男子,“谁是你徒儿!你竟然敢来京城。”

    宫驭宸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丫头,过来。”

    夭夭给了他一个白眼,脚下一动也不动。宫驭宸也不在意,漫步走了过来。

    夭夭手中长剑往前一送,“你别过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君南焰上前一步挡在了宫驭宸和夭夭之间,“师父,您这是……”

    宫驭宸微微眯眼,对徒弟他可没有对夭夭这么温柔,“让开。”

    君南焰皱眉,“师父,这里是皇城。”

    宫驭宸突然轻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丫头,之前让你跟我回北元你不肯还没良心的给了我一刀。我看这小子对你也算是一往情深,不如你来做我徒弟媳妇如何?”

    夭夭没好气道:“谁要做你徒弟媳妇?”

    宫驭宸啧了一声,“徒弟,你瞧瞧这丫头多狠心呐,跟她娘比起来,当真是没心没肺得很。要不要师父帮你一把?”

    君南焰觉得有点心累,“师父,时间不早了让小夭先回去吧。徒儿陪你回别院休息?”

    宫驭宸打量着他,“你当真不要?”

    君南焰沉默了片刻,坚定地摇了摇头。

    宫驭宸突然低笑了一声,在君南焰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出手将她打晕过去了。

    “君南焰?!”夭夭惊呼,连忙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看着宫驭宸。宫驭宸笑道:“倒是个聪明丫头。”夭夭道:“你想对付的人是我吧?君南焰是你徒弟,更何况,伤了他朱雀城主也不会放过你的。”朱雀城临近漠北,要找宫驭宸麻烦可比远在京城的他们方便多了。宫驭宸未必打不过君擎天,但是惹上朱雀城那么大的江湖势力还是会很头疼的吧?

    宫驭宸懒洋洋地道:“乖丫头,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把你打晕了带走?”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夭夭心中其实并不怎么害怕,她能感觉到宫驭宸对她没有杀意。

    宫驭宸道:“都说了,成全我这笨徒弟啊。等你叫我一声师父了,你爹娘也就不好意思对我喊打喊杀了对不对?”

    “神经病!”夭夭没好气地道,飞快地向后倒退数步,可惜她的武功再如何也不可能比得过宫驭宸,她刚刚一动宫驭宸抬手一弹,她的小腿一一痛立刻软倒了下去。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夭夭依然没有回府。太子府中的众人才察觉到不对。

    夭夭自身功夫不弱,在京城也没有人敢伤他,因此自然也不会特意带着大群侍卫暗卫跟前跟后了。但是夭夭虽然经常在外面玩儿,天黑之前却必然会回家的。如果真的有事也会让人回来报信,绝不会让人如此担忧。

    前去君家别院的侍卫回来禀告,君公子和夭夭郡主下午都没有回去过。

    “夭夭出事了。”商峤站起身来神色有些阴沉。

    萧景韶脸色也有些难看,“爹娘下午带着萌萌陪姑奶奶回城外别院去了,明天才会回来。”

    商峤道:“我们先派人去找。太子殿下那里也命人去看看,说不定夭夭也过去了。”虽然这可能性不太大。

    萧景韶点了点头,转身去叫人了。

    京城外的一处不知名的房间里,夭夭郁闷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悠然喝酒的宫驭宸。用力挣扎了几下,绑在她手腕上的绳子不只是什么做的,十分的牢靠。不远处的软榻上,君南焰被随意的放着还在昏迷中。

    “你到底想干什么?”夭夭道。

    宫驭宸笑吟吟地道:“丫头,给你两个选择。”

    “……”

    “要么,当我徒弟拜我为师。要么,嫁给我徒弟。你觉得如何?”宫驭宸问道。

    夭夭气鼓鼓地道:“我都不要!”

    宫驭宸挑眉道:“拳头大的人才有决定权。”

    夭夭磨牙道:“你不过是仗着年纪大欺负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宫驭宸道:“谁让我年纪大呢,你要是比我大也可以欺负我。”

    “……”好不要脸!

    夭夭垂眸思索了片刻,眼睛一转道:“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考虑?”宫驭宸道。

    夭夭道:“这毕竟是我的终身大事,我难道不该仔细考虑清楚?”

    宫驭宸点点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