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桃之夭夭(二十二.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夭夭不高兴地看着宫驭宸,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宫驭宸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本座?本座对你不好么?”

    夭夭咬牙不语,宫驭宸点头,“知道了,因为本座当初杀了保护你的人?看不出来你这丫头竟然还这么记仇。”

    夭夭垂眸不语,只是闷闷地走在宫驭宸身边。宫驭宸叹气道:“本座这辈子杀人无数,就算杀了什么人也未必记得住。没想到,竟然在这儿找到报应了。”

    他为什么喜欢夭夭?让宫驭宸说的话他自己也未必说得清楚。就是当初看到那软软的小团子就觉得心都软了许多。他这辈子生来便是铁石心肠,从没喜欢过什么人和事物。但是看到那白白嫩嫩的小团子他就忍不住想把她捧在手里好好宠爱。甚至有些嫉妒起卫君陌来了。如果他先遇到南宫墨,这么可爱的小团子是不是就是他的女儿了?

    想到自己有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宫驭宸就觉得十分满足。但是之后每每盘算着要不要成婚生个女儿,又觉得索然无味了。

    这十年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小姑娘的成长他都是一点点看在眼里的。也许关注一个人太久了就会将她当成这世上最重要的人。如果说着世上还有什么人是宫驭宸绝对不会伤害的,大概也就只有夭夭了。可惜,这小丫头显然是很讨厌他。

    夭夭忍不住看了看他,低声道:“你…你别再做坏事,别再乱杀人了。”

    宫驭宸无辜地道:“乖徒儿,你可冤枉师父了。为师已经很久不杀人了。”

    “哦,那就好。”夭夭低声道。

    走在前面的卫君陌侧首看了一眼跟在身侧伤痕累累的商峤,淡淡道:“决定了?”

    商峤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俏丽的身影,眼中闪过坚定,“求殿下成全。”

    卫君陌道:“我们说了不算,看夭夭的决定。”

    商峤点头,“是。”

    南宫墨伸手拍了拍商峤的肩膀,对他笑了笑。商峤微微点头,“多谢师父。”

    到了山脚下的时候,不知道宫驭宸和夭夭说了什么,夭夭眉宇间的神色明显和缓了许多。只是她依然坚定地拒绝了宫驭宸要她叫师父的提议,却没有反驳宫驭宸要她去看他的话。宫驭宸看看站在不远处的南宫墨等人,也不得招呼只是笑了一声对夭夭挥挥手便飘然而去了。

    萧景韶有些无语,“娘亲,他到底来干什么的?”

    南宫墨道:“他下午派人送人一份礼物去太子府。说是…给夭夭的嫁妆。”

    “……”

    虽然出了宫驭宸的事情,所幸最后没有人受伤大家都安然无恙。宫驭宸飘然而来飘然而去,去留皆不留下任何痕迹仿佛根本没有来过一般。只除了已经被送到夭夭房里的那两箱子珍贵异常的礼物。没有人明白宫驭宸到底在想什么,连他教导了几年的徒弟都不明白,众人也就更加无从去追究了。

    商峤的伤不轻不重,却也着实养了好几天伤。夭夭便守着商峤亲自照顾,连朱芃等人约她出去玩儿都推了。

    “阿峤哥哥。”

    今天是第三天,也是卫君陌召见商峤等人的日子。夭夭等在卫君陌书房的院子里,看到商峤出来方才松了口气。阿峤哥哥身受重伤,她真怕爹爹真的像安安说的那样揍阿峤哥哥一顿。

    商峤脸色依然有些苍白,精神却不差。

    “夭夭,怎么站在这里?”

    夭夭道:“阿峤哥哥,你没事吧?我爹爹……”

    “夭夭。”商峤轻声道:“你可愿与我共度此生?”

    夭夭眨了眨眼睛,仿佛没听清楚商峤的话。

    商峤也不急,低头与她的双眸对视,轻声道:“夭夭,与我一起可好?”

    “可是…可是……”夭夭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道:“可是,阿峤哥哥不是……”阿峤哥哥从前对她偶尔流露出来的刻意疏远,她并非感觉不到。同样的,这几天阿峤哥哥态度的变化她同样感觉到了。只是这样的变化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是我不好。”商峤轻声道,“夭夭,我错了。我并不想永远做你的哥哥。我只是怕……”怕我会伤害你。

    “你现在不怕了么?”夭夭不解。

    商峤摇头,坚定的道:“不怕。”现在我知道了,我宁愿伤害自己也绝不会伤害你的。

    “阿峤哥哥,我还不知道。”夭夭看着他,认真地道。

    商峤莞尔一笑,“你对…君公子好像不是这么说得。”

    夭夭看着他,道:“但是,我真的还没考虑好。”

    商峤道:“不急。”

    太子府的考核成绩出了太子妃和陛下似乎没有人知道,之后陛下也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于是人们便也很有默契的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只是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一对少年少女悄然离开了京城。

    “君南焰,你真的要跟我去南海?”紫衣少女有些不放心地道。

    抱着剑的少年一边走一边道:“自然是真的。”

    紫衣少女道:“但是,你不用回家见你爹爹吗?而且,我们已经……”

    少年道:“我出门本就是为了游历,这么快就回去我爹会揍我的。而且,我刚得罪了师父,你想让我回北方去被他修理么?”

    想起某人,紫衣少女有些愧疚地看向少年。要不是因为她,君南焰也不会违逆宫驭宸的意思。

    “况且……”少年慢腾腾地道:“我表白被拒绝了已经很难过了,你还要赶我走。说好的过命的交情呢?”自已少女有些惊奇地看着他,“萧景韶这几天怎么荼毒你了?我怎么觉得你说话怪怪的?”这几天,她忙着照顾阿峤哥哥,君南焰都在跟着萧景韶混的。

    少年淡淡一笑道:“我只是觉得,皇长孙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他说了什么?”少女好奇。

    少年道:“人不轻狂枉少年,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又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南海去?”

    这几句话是一起用的吗?

    “我没去过南海啊。”

    “为什么不叫商公子陪你去?”少年问道。

    少女有些迟疑,摇摇头道:“还是算了,阿峤哥哥很忙的。”

    少年偏着头看她,“你拒绝我是因为当我是朋友兄弟,你不答应商峤是因为不确定他对你的感情么?你觉得对他来说有很多东西都比你重要?你怎么不问问他呢?”

    少女摇摇头道:“也不全是,更多的还是我自己没想明白吧。想明白了我自然会问,想不明白也就不必再问了。”

    “如果他现在放下一切陪你一起去呢?”

    “这么可能?”夭夭连忙摇头道,“阿峤哥哥那么…忙……”顺着少年的视线,她看到一个穿着浅色长衫的俊秀青年牵着马站在前方的路口含笑看着他们。迎着两人的青年背对着朝阳,身上仿佛泛起了淡淡地霞光。

    “怎么这么慢?都等了你们两刻钟了。”

    少年看着紫衣少女道:“或许,也不是不可能?”

    少女呆滞了半晌,望向前方的眼眸中有星光闪动。

    “阿峤哥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