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九七章 身不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二九七章身不退

    “呵呵,这个肇岚,还算有几分运气,也不枉我们辛苦一场,师叔,我们走吧,敏荆那里,还需要交代几句,免得漏了马脚,……。”

    肇岚大难不死,想必接下来会对淖河部落有些动作,其中大有文章可做,不过,凤如山却没有了掺乎的兴趣,至于肇岚的封赏,他更不看在眼里。

    关键是,他不愿意出这个风头。

    “哼,便宜了敏荆,二楞子,走。”

    肇岚正整顿人马,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小山上乱成一团,有两个士兵倒是看见了凤如山和慕容雪菲离去,但对这两位莫名其妙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更不敢、也顾不上加以阻拦,三人悄悄的溜下小山,飘然远去。

    慕容雪菲,也不喜欢那些虚头把闹的,应酬。

    “嗯,木炎夫妇怎么不打声招呼就离开了?”

    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肇岚才想起凤如山,但此时他们早就去得远了,又哪里找寻得到。

    不过肇岚也无所谓。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有敏荆在,只要他没忘记,找到凤如山酬功,总是不难,而且酬功,不着急,眼前最重要的,是报仇,淖河部落,当然要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

    ……

    “哈哈,木先生、沐姑娘神威无比,识见高明,敏荆此次没有只言片语之功,却得附骥尾,实在是受之有愧,我敬木先生、沐姑娘三杯。”

    等凤如山和慕容雪菲晃晃悠悠的回到金鸡堡,敏荆却早已在他的住处等候多时了,不由分说将凤如山拉到一处隐幽的所在,早就准备好的宴席摆开,酒菜尽自无比的丰盛,却是一个陪客也没请。

    “呵呵,我们不过是偶然碰上,运气好罢了,不敢当敏先生谬赞,淖河部落服软了?”

    对敏荆已经知道了小山上的故事,凤如山并不奇怪。

    回来的路上,他们碰上了一大群幻蚊,那是一种会飞的小虫子,身体不过豆粒大小,长着长长的喙,能不知不觉的在人畜身上身上啄出一个个的小孔,吸血的同时在伤口产卵,对一般牧民的生活,破坏力极大,凤如山虽然不是志士仁人,但如此歹毒的玩意,既然碰上了,自然要顺手除去。

    可惜,单个的幻蚊,战斗力渣渣的要命,其实就是普通的蚊子,根本谈不上战斗力,但是这东西是群居,一旦上了规模,致幻的天赋加起来,即使是凤如山,也费了7天的功夫,才将那群幻蚊彻底灭杀干净。

    当然,幻蚊不仅仅是致幻,而且还能发动神魂攻击,凤如山在此过程中,小有感悟,也是他和德楞孜孜不倦灭杀幻蚊的原因,之一。

    点杀小小的幻蚊,正好可以磨砺一下德楞。

    “嗯,大将军和桑将军汇合之后,马不停蹄,立刻进军,双方打了一仗,我军大胜,霆冬请降。大将军有意命我去淖河部落商谈受降事宜,多次问及木先生、沐姑娘行程,甚为挂念,两位平安归来,大将军肯定满心欢喜,是一定要,见见两位的。”

    敏荆不禁结巴了一下。

    他本来想说“召见”,忽然想起凤如山是苍狼族人,而且是来自遥远的金狼山,并不是黑狼大帐的属民,稀不稀罕被肇岚“召见”,他可把握不准。

    事实上,敏荆对此很怀疑,否则的话,凤如山他们当时就不应该离开。

    “哦,敏先生,淖河部落本来就在黑狼大帐的治下,这次没赌赢,不过是砍几个人头,缴纳一大笔星盾,降不降的,有什么好谈的吗?”

    慕容雪菲果然并不稀罕肇岚的“召见”。

    “呵呵,沐姑娘高见,可谓一针见血,……。”

    敏荆夹菜的手,在半途微微一顿。

    其实,慕容雪菲不仅不是高见,而是,闹了笑话,犯了白痴性的错误。

    原来,简单地说,归顺黑狼大帐的各部族,其独立性是分成三六九等,各酋长对自己部落事实上的统治权,更是天差地远,最好的,只需向黑狼大帐象征性的进贡一些土特产,其他的,都是酋长自己说了算,而最差的,酋长除了一个名义和自己不大的采邑,部族内的一切事务,几乎都是黑狼大帐派出的,官员,裁决,比如最基本的,公有牧场的多寡、位置,赋税的比例,徭役、兵役的服纳,部落自有武力的限制等等,千头万绪,绝非简单的“归服”两个字所能概括。

    而淖河部落,本来相当于独立的藩镇,现在吗,嘿嘿,能争取到什么待遇,就要看受降钦使,不出意外,这个人就是敏荆,的心情和水平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