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九九章 薄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二九九章薄惩

    “嘿嘿,师叔,还是算了吧,我估计这个拍卖会上,明里暗里,会有不少修士参加,我们不熟悉情况,还是小心点,先看看再说吧。能听听罡砂的介绍就不错,听敏荆的意思,这类拍卖会并不特别罕见,不仅黑狼大帐每年都有,其他的大部族,也会半定期的举行,等我们安定下来,我陪师叔到别的地方转转,…………”

    凤如山不由心中一酸。

    连参加一个半公开的拍卖会,都要瞻前顾后,慕容雪菲平生行事,又何曾如此的束手束脚。

    他们手上的好东西,自然也是不少,别的不说,就是从华夏大陆带过来的随便什么稍微上档次的玩艺,估计都能拍出一个不错的价格,但是,随便拿出来,合不合适呢?

    而除了华夏大陆的土特产,他们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仔细想想,还真不多了。

    半边云的宝库和飞龙帮的收获,固然不差,但凤如山估计,在这等层次的拍卖会上,还是有点上不了台面,大批的拿出来,肯定不合适,而只是一件两件,多出来的那一点点的小钱,意思不大。

    凤如山当然也想尽快搞到手尽可能多的罡砂,但是,贸然出手,其中的风险是不言自明的,至于通过个人看似巧妙的小手段,想瞒过所有的人,这种幻想,凤如山很早以前就不存在了,可以说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真当那些修炼了几百年的老怪物都是傻子吗?

    当势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秘密,关键就看利益够不够大罢了。

    而寄希望于拍卖场的信誉和保证,以及传说中无懈可击的保密措施,更是天真幼稚之极。

    拍卖场要在一个地方存活下去,必然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也就必然有推不开的人情和压力,只要利益足够大,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位来历不明的人物,保守秘密。

    凤如山,还是希望通过相对正大光明的手段,或者说,途径,比如敏荆安抚使,堂堂正正的拿到自己需要的罡砂,这才是王道,而玩弄小聪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就算能偶尔得手一两次,但那不是安身立命之道。

    玩火者必自焚,只有白痴,才会觉得别人都是傻瓜,火,能不玩,还是少玩两次的好。

    “哦,那就只能看看热闹了。前面怎么那么吵,嗯,是流云观,走,去看看,……。”

    慕容雪菲还是有点不甘心,但是,出身于天元派,她更明白大势力意味着什么,别人不论,凡是发生在天元派势力范围之内的事,只要杨紫烨想知道,慕容雪菲从来没见过什么能瞒得过她。

    黑狼大帐所在,已经上百年未曾经过战火,乃是黑狼汗国所统广大区域的精华汇聚之所,他们租住之处,离一个小湖不远,沿湖四周,大街小巷纵横交错,此时正当傍晚时分,到处人头攒动,一不小心都要踩到别人的脚,或新或旧的铺子,什么裁衣、典当、瓷器、绸缎、香粉、油坊、染坊、棺材铺子应有尽有,当然,最多的还是茶楼酒店,沿街卖菜的、卖大饼、卤肉,卖凉粉、面条、糖葫芦的小吃担子更是排的密密麻麻,本来就不宽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远近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卖声,人们的说笑叫骂声响成一片,煞是热闹。

    两人谈谈说说,忽然听得前面喧哗吵闹,慕容雪菲玩心大起,自然要去瞧瞧。两人随着人流来到白云观前,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呆了:几百名妇女,个个挤得披头散发,有的被踩掉了鞋子,有的中途被挤了出来,一窝蜂去摸流云观大门上的铜钉。被挤出来的妇人,有的怨天尤人,有的眉开眼笑,小孩子更是有的哭,有的闹,有的吵着要买这买那,有的抱着老娘的脖子要回家。

    “老人家,这些妇道人家,个个不要命的在挤什么,都发疯了吗?”

    凤如山看了半天,揣摩不出其中的奥妙,便回身问一个卖烧饼的老头。

    “今天是浴神节,她们在摸福气,谁能一连摸到九个铜钉,全家终年平安,无病无灾,据说灵验的很,……。”

    老头见惯了类似的场景,似笑非笑的说道。

    “呵呵,师叔,这流云观的大门有这么神奇!其实也用不着这么挤吧,只要大家排好队挨个来,天不黑就摸完了。”

    “浴神还分男女,看来这狼神的花样,挺不少,不过,男男女女这么一起乱挤,也确实不像个样子……”

    凤如山不禁一笑。

    这些妇道人家为了自己父母、丈夫和子女祈福时,有着出人意料的顽强精神,被挤出来没摸到的,哭归哭,骂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