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〇三章 夜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三〇三章夜宴

    怀沁河离擎天城不过十几里路,凤如山和慕容雪菲既不骑马,也不坐轿,一路步行,信步行来,待到怀沁河畔时,已是天近黄昏,正是秋日渐短时节,怀沁河边,红枫似火,落叶飞舞,一晚碧水清澈可见河中游鱼,一轮残阳缓缓西坠,数只倦鸟翩翩归林,河两岸十里繁华,千丈软红,各个秦楼楚馆都已掌起彩灯,雕梁画栋丽色纷呈,河中楼船画舫也是张灯结彩,往来游弋,隔着纱幕,隐约传来笙笛丝弦之声,引揽着徜徉的富商大贾、王孙公子,召唤者落魄的文人墨客、江湖浪子。

    “秋江烟云空,画桥流水东,休去倚危栏,帘卷星月冷。师叔,隔几年就会有道学腐儒倡言禁止怀沁烟花,却总是不能成行。近两年战事不休,烟花税赋加倍,仍旧夜夜客流如云,我看这生意,比前两年更好了点,……。”

    凤如山望着一河的繁华盛景,感慨的沉吟了一句。

    “嗯,背的不错啊,你自己写的?凤如山,你没让小竹定一家相熟的乐舫,问问你当年的星月还在不在?”

    慕容雪菲心里,当然清楚凤如山最颓废的时候,曾经悄悄的来怀沁河放浪形骸,不过,知道归知道,凤如山当面背诵酸溜溜的“卷帘”,还是让她有点,不服气。

    “呵呵,师叔,你说,怀沁河生意好了,大周帝国,抵挡得住雅鹿金山的铁骑吗?”

    凤如山却没听见慕容雪菲再说什么,只管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讲,当然,也许是装作没听见。

    “凤如山你这混蛋,这些不是我们该管的,既来之,则安之,你就不能万事放开,先痛痛快快的享受一个晚上,你放心,今晚我不吃你的醋,……。”

    在沁科草原五年,虽然看上去没有太多的危险,但凤如山一边要自己修炼,一边又要和各色人等斗智斗力,无时无刻不在的压力和完全陌生的环境,可谓一举一动都要思之再三,其呕心沥血之处,慕容雪菲自然是看在眼里,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好不容易回趟家,他还在琢磨八竿子打不着的题目,这个,怎么说呢,也算是,天赋吧。

    “嘿嘿,我听师叔的,不过,……。”

    凤如山嘿嘿一笑,正想胡扯几句,上游一艘画舫飘然而至,船上笙歌箫鸣,灯火辉煌,倩影绰约,他一眼瞥见粉红色西瓜灯上亮着硕大的“流月”二字,摇摇头不再说话。

    “凤先生真是准时,慕容师叔辛苦了。靠过去,慢点。”

    两个绝美的妇人从舱中走出来,其中身材高挑的妇人向凤如山娇笑一声,指挥着画舫靠岸。

    “劳烦苏老板了。”

    “这个地方,苏萤过来干什么?”

    凤如山见跳板已搭了过来,便同了慕容雪菲上船。

    “给凤先生接风,是我的福气。易妈妈,这就是凤老爷,凤太太,你今夜伺候好了,擎天城再没有人敢欺负你,……。”

    苏萤来了擎天城以后,通过春雨小筑结识了郑志祥,现在廖戟岩和郑志祥走得很近,她在中间牵线搭桥,在擎天城也混得风生水起,很是得意。

    流月楼其实暗中有她一成的股份,她听南小竹说起,凤如山要请郑志祥喝酒、听歌,哪还不尽力巴结,不仅派来了流月楼最大、最豪华的流月舫,而且亲自出马迎客。

    当然,前面南小竹只说是请郑志祥喝酒,刚刚半个时辰之前,她才知道被请之人,还有赵卫方。

    赵卫方,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到。

    这倒不是南小竹特意瞒着她,而是南小竹也是下午才能确定赵卫方会来。

    安乐公,很忙的。

    “苏老板是越来越年轻了,易妈妈,有劳。”

    慕容雪菲看那易姓妇人,虽说称“妈妈”,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出头,上身一领淡黄色春衫,下罩石榴红长裙,头发梳得光可鉴人,鹅脸蛋上眉黛含烟,兰麝馥郁留香,颇为风韵楚楚,说不得,对她淡淡的点点头。

    她只是见过苏萤几面,没有任何的交情。

    “难得两位贵人光临,是小妇人最大的荣幸,河上风凉,凤老爷,凤太太,请进舱先喝杯清茶,……。”

    易妈妈早得了苏萤的嘱咐,知道凤如山是今晚的主客,打起十二分的热情招呼这两位略显奇怪的客人。

    自己带着女伴来怀沁河上冶游的男人,并不罕见,不过凤如山一身半新不旧的青袍,相貌平平,和她想象中的江湖奇男子,这个,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