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红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抚下她总算是挺了过来,却不想在她整理儿子遗物时竟从儿子的日记本中发现了他出车祸的猫腻。

    原来是儿子无意中发现了老公竟然包养情人,早熟的孩子为了避免她伤心不仅没有告知她,反而是选择了跟踪老爸,在老爸和那个小三幽会时去与他们谈判,可未想这一去便是再也没有回来。

    樱红联想这一切不禁气愤难平、怒火中烧,当下便寻着儿子日记本中所记的地址,去找老公理论,果真抓到老公与那小三私会,更得知儿子是被那小三因害怕“踩不住刹车”所害,樱红气火攻心的当场就掀翻了桌子,拿起餐桌上的水果刀就朝小三刺了过去……

    小三当场毙命,而樱红本身却也在与老公的打闹中,头部磕落在地面的碎玻璃片上,穿透后脑而亡。

    这是他们从认识到结婚以来第一次打架,也是最后一次。

    醒来后,缨红便成了红菊,前事也都已成空。

    红菊对于现在占有身体的本尊并不了解,在来这十多天的日子里,也就大概的知道她这身体本尊乃是一房妾室,而且还是个夫家已亡的妾室,上无大妻下无小妾的活脱脱的一个寡妾。

    而面前的刘张氏则是她大妻的奶妈,大妻过世后刘张氏便一心照料起了大妻留下的三个孩子,其中两个便是刚她口中所说的竹哥儿和言哥儿。还有一个茹姐儿,据说是侍奉在京都李家府邸老夫人身前。

    前世,樱红因着老公爱她,忍了婆婆十几年,却落得那般下场。

    今世,穿了妾,虽然非她所愿,但她却是不想再因谁而委屈了自己的。

    可依眼下刘张氏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自己这妾怎么更像个奴呢?难道自己这身子生前是个肉包?

    在红菊回想的空档,刘张氏也已出了灶屋不知从哪儿弄来掺杂了绿豆、麦仁和花生及红枣的小半碗米来。看到红菊不声不响的烧着柴火,刘张氏不禁心中犯嘀咕,怎的一场大病下连脾性都换了呢,郎中道是烧坏了脑子,可没说能把脾性也给烧改了的。

    这不但以前那懒散的性子如今变得勤快了许多,就连那眼中时常夹带的阴郁情绪也一扫而空变得清明起来,难不成就因那事病了一场后不但忘了过去事,还使得整个人改头换面了?

    若不是这时常守着,红菊又从来没离开过这院子一步,刘张氏还真当是换了个人的,但想来这变化又不是什么坏事,便也就由着她了。

    至于那事,去也就去了,总归只要是对竹哥儿和言哥儿有利的事她都不会拦着,只是回头老夫人若问起来,自己还得找个由头搪塞过去。

    思到这,刘张氏的面色不禁变得凝重了些,把小米淘了倒进锅里,仅有一指厚的淘米水被她倒进了木盆里,又添了些热水方才对红菊说道:“看着点锅,可别给于了,我去叫二位哥儿起床。”

    “欸。”

    看刘张氏端着淘米温水出了灶屋,红菊不禁暗自摇头,谁说古人不懂保养来着,这淘米水可不正是天生的美白神物吗?

    想前世樱红还未出嫁在老家时,老妈每每都是把淘米水独留出来给她洗脸的,也使得她的脸一直都很是细嫩滑腻,直到结婚后樱红还有着总是用淘米水洗脸的习惯。

    而如今,想起年迈的老爸老妈,红菊不禁变得怅然起来,也不知道他们知道自己去世的消息后能不能承受得起,只愿他们能安好。也好在她不是独生女,还有哥哥照料他们,这样红菊的自责不安之心也就消了近半。

    前世已去,她终得好好开始新生,不为什么,只为要活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