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0章 @22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棠棠,先给皇舅公拜个早年。”

    除夕前一天,棠棠的病完全好了,所以除夕宫宴,知道明惠帝、姑姑都喜欢女儿,陆明玉就把女儿也抱进了宫。他们来的早,宴席还没开始,先到乾元宫的暖阁坐。

    脱下厚厚的斗篷,棠棠顿时从一个厚厚的棉球变成了一个穿海棠红底绣梅花夹袄的漂亮女娃娃。刚进宫,棠棠暂且还没适应,小手扶着娘亲左右张望,先看到站在娘亲不远处的爹爹,脑袋转过来,才看到并排坐在她斜后方的帝妃,以及趴在明惠帝旁边的六皇子。

    六皇子再过几天就满周岁了,穿的少点也能晃晃悠悠走几步,但此时天冷穿的厚,六皇子“行动不便”,就只能继续四处爬。原本在里面自己玩的,来了客人,男娃才蹭蹭蹭爬到父皇身边,颇有点警惕的模样。

    六皇子不错眼珠地望着棠棠,棠棠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到底大一点,棠棠先笑了,朝六皇子脆脆喊道:“表舅舅!”

    六皇子并不知道外甥女在喊自己,扭头往后看。

    “叫煜哥儿呢,傻小子往哪看。”明惠帝笑着摸了摸儿子脑袋瓜。

    六皇子还是不懂,歪歪脑袋看娘亲。

    陆筠天天哄儿子,现在更想抱棠棠,柔声唤棠棠过来。棠棠认得人了,乖乖地走过来,甜甜地给姑祖母拜年。其实该叫姑外祖母,但陆筠嫌一个外字显得生分,就让棠棠喊姑祖母。

    熟练地坐在姑祖母腿上,棠棠这才朝明惠帝腼腆地笑了笑,喊皇舅公。

    明惠帝顺手就把小丫头抢到了自己怀里,朗声笑道:“姑祖母肚子里有小表姑了,等姑祖母生了小表姑再让她抱棠棠。”

    棠棠不懂小表姑的意思,茫然地盯着姑祖母的肚子。

    榻前陆明玉难掩惊喜,确认般看向姑姑。

    侄女婿还在旁边呢,突然被明惠帝揭发自己的孕事,陆筠不由红了脸,小声解释道:“昨天刚号的脉。”她想传喜讯给娘家人,明惠帝非要隐瞒,说什么今天给陆家众人一个惊喜。

    陆明玉很替姑姑高兴,看看被明惠帝熟练抱着的女儿,忍不住笑道:“姑姑快给皇舅舅生个公主吧,免得皇舅舅天天惦记着。”

    这话明惠帝爱听,侧目看陆筠,目光揶揄又温柔。万氏刚废不久,他不能太快封陆筠为后,那样容易让人以为他废掉万氏夹带着对陆筠的私心。所以说陆筠天生有福,这么快就又怀上了,等陆筠再度产子,不管儿子还是女儿,陆筠连续诞育龙子有功,加上后宫需要皇后理事,届时封后便顺理成章了。

    陆筠并不知道皇帝丈夫的想法,她静坐在那儿,垂着眼帘,脸上红晕未褪,还在惦记生儿生女的事。她也想生个像棠棠一样可爱的小公主,但那又不是她说了算的。

    大人们聊着最近的家常,棠棠已经跟六皇子重新熟稔起来,挪到暖榻里头玩了。没过多久,陆家众人也进了宫,不过只有陆明玉的母亲萧氏与祖母朱氏来看陆筠了,男人们留在乾元宫外等候。

    女人们要说贴己话,明惠帝颇为不舍地下了地,领着楚行去前面。楚行跟在明惠帝身后,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般,陆明玉也在看他,目光相对,陆明玉柔柔一笑。

    楚行浑身熨帖,这才跨出门口。

    一更天时宫宴才结束,楚行抱着早已睡过去的女儿,默默地走在陆家众人旁边。陆明玉跟母亲萧氏走在一块儿,娘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就出了宫。

    “这几天天冷,你仔细照顾棠棠。”上车了,萧氏还不放心,挑起窗帘叮嘱女儿。

    “娘放心吧,我都知道。”陆明玉笑着道。

    萧氏还想再嘱咐几句,陆嵘看看抱着外孙女站在一旁的女婿,无奈道:“行了,初二就见面了,有话初二再说。”

    萧氏悄悄嗔了他一眼。

    陆嵘假装没看见,回头对楚行道:“这回让阿暖她们娘俩多住几天?”

    楚行一晚都不想妻女不在身边,不过岳父有求,楚行马上道:“好。”

    陆嵘很满意,朝国公府的马车点点头,叫女儿女婿也去上车。

    陆明玉高高兴兴地跟着丈夫走了,到了车上,她才把心思从娘家人那边收回来,抱着熟睡的女儿轻声打趣楚行:“国公爷打算让我们在娘家住几晚啊?”

    她怀着身孕,楚行怕她累到,先把女儿接回怀里,才看着她眼睛问:“你想住几晚?”

    马车出发了,陆明玉微微晃了下,只是一小下,他大手也过来扶她。陆明玉望着他倒映着灯光的凤眼,狡黠道:“国公爷让我住几晚,我就住几晚,我都听你的。”

    楚行就笑了,俯身过来,轻轻亲了亲她戴着红玛瑙坠子的耳垂,“一晚都不许。”

    陆明玉眉峰一挑,一边情不自禁地笑,一边假装生气威胁道:“那我告诉我爹爹去,说你在他面前装好女婿,回头就霸道威胁我。”

    要过年了,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看着妻子红润娇媚的脸颊,楚行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终于卸下国公爷威严端肃的那一面,低声陪妻子玩笑起来:“岳父知道也没用,他打不过我。”

    陆明玉顿时收敛笑容,冷哼道:“那我去我祖父面前告状。”

    楚行意味深长地笑了下,“明年再过年,他老人家要过六十大寿了吧?”

    年后陆斩五十九,明年过年,可不正好六十。楚行这话听着是不尊敬陆斩,但谁家的女婿连妻子祖父的年龄都记得那么清楚,随口就能准确地说出来?更何况楚行本来就是在陪妻子说笑。

    陆明玉心里暖暖的,抱住楚行右臂靠了过去,细声道:“就你小气。”

    楚行低头蹭她脑顶,哑声道:“今晚给我,让你住三晚。”

    陆明玉嘴角瞬间翘了起来。

    于是今年初二回娘家,陆明玉心满意足地在陆家住了三晚,初五晌午用过饭,楚行才来接她。见妻子容光焕发明艳更胜之前,再想想自己前三晚的辗转反侧,进了马车,楚行就把陆明玉压到马车角落,狠狠地亲。

    陆明玉担心女儿从坐榻上摔下去,努力偏头一瞧,楚行居然抬着一条腿给女儿当护栏呢,这也幸亏他人高腿长,换个人恐怕就不行了。但既然女儿安全无虞,陆明玉便闭上眼睛,温柔地安抚被她冷落三日的丈夫。

    棠棠乖乖地坐在窄榻另一头,一开始被爹爹的大长腿吸引了,摸摸爹爹的靴子再摸摸爹爹的裤子,但很快就注意到爹爹压着娘亲,好像在喂娘亲吃东西。棠棠立即不干了,顺着坐榻爬过去。

    女儿小手按到了自己腿上,陆明玉大吃一惊,连忙推楚行。

    楚行这才松开,凤眼犹自盯着她樱桃般红艳的嘴唇。棠棠也望着娘亲的嘴,试图在里面找到好吃的。父女俩都这么看她,陆明玉恼羞成怒,一把推开楚行,抱起女儿去另一头坐。

    楚行没去缠她,闭着眼睛先平复脑海里疯狂的念想。

    “爹爹睡觉。”棠棠背靠娘亲坐着,盯着爹爹瞧了会儿,扭头告诉娘亲。

    陆明玉扑哧笑了。

    楚行不得不睁开眼睛,棠棠见爹爹“睡醒”了,高兴地往那边爬。楚行抱起女儿,下面用手托着,因为女儿可爱,夫妻俩渐渐忘了方才的小尴尬,说起这几日赴席见闻来。

    回了国公府,一家三口去三秋堂给太夫人请安。

    太夫人可想棠棠了,搂着棠棠跟陆明玉念叨:“你跟棠棠回娘家了,姝儿也回去了,说是初八才回来,你二婶忙着带湘湘出去赴宴,要不是盈盈过来住了两晚,我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陆明玉连忙说好话哄太夫人,心里却吃了一惊,万姝竟然要在娘家住到初八才回?不过转念一想,楚随与万姝过得并不恩爱,万姝在娘家待着可能更舒心,自然不想太早回来。

    ~

    承恩侯府,知道今日父母兄长们都要出去做客,万姝故意选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