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 番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上元佳节,灯火辉煌。

    明惠帝负手站在两个摊铺之间的空地中,身影恰好被旁边竖起的灯架遮挡。但这只让远处的人看不清他,却没有影响他的视线,楚行站在他身后,顺着明惠帝的目光望过去,看到斜对面的灯铺前停着几个姑娘,其中一人,正是明惠帝的外甥女,兵部尚书陆斩的小孙女,陆明玉。

    可皇上看的,却好像是另一人。

    但这些都与他无关,楚行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提防左右之上。

    明惠帝确实没看外甥女,他看的是外甥女旁边的,陆筠。

    外甥女常常进宫,明惠帝亲眼看着外甥女一年一年长大的,他也抱过小时候的陆筠,当时两个女娃娃围在她身边,一个活泼可爱一个拘束腼腆,逗起来比什么消遣都更让他放松。但这几年陆筠一次都没有去过宫里,明惠帝记得自己问过堂妹一次,堂妹说陆筠身体不适,他也没有多想,后来就渐渐忘了这个姑娘,也不是忘了,就是看不到人,便不会记起。

    没想到今日出宫,竟然撞见了她。

    他记得陆筠比外甥女大两岁,今年,该十五了吧?

    看着灯下陆筠温柔浅笑的脸庞,明惠帝有些出神。上次见面,陆筠还是个孩子,八、九岁的模样,好像一转眼,她就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她出落地很美,但与外甥女娘俩的明艳逼人相比,陆筠美得很安静,是那种第一眼容易忽视的,可当他看到她,视线就难以移开了。

    看一个女人看的移不开眼,明惠帝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看到外甥女,他喜欢,但那是对晚辈的疼爱,但此时明惠帝很清楚,对远处那个亭亭玉立的陆筠,他生出的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正要上前,忽见人群里走来一道高大健壮的身影,不是陆斩是谁?

    “走吧。”明惠帝转身,低低地道。

    楚行立即跟上。

    回到宫里,明惠帝派暗卫暗中留意陆筠的消息。春暖花开,得知陆家女眷要去赏桃花,陆筠也会同行,明惠帝便特意空出一日时间,并先于陆家众人去了桃花盛开的落霞峰。

    他想单独见陆筠。

    但陆筠太乖了,外甥女几个小姑娘四处乱跑看桃花,陆筠却始终乖巧地陪在长辈们身边,明惠帝没办法,只得选择另一种不那么君子的方式,趁晌午陆家众人在山中尼姑庵里休息,他派暗卫打探清楚,然后提前溜进了陆筠的客房,藏在净室之中。

    陆筠此时正在陪家人用饭,过了约莫两刻钟,才领着丫鬟荷香回来了。她是坐马车来的,丫鬟们都在马车旁边跟着,陆筠体谅身边人,进屋就让荷香先休息,她一个人去了内室。

    姑娘要歇晌了,没什么需要伺候的,荷香站着等了会儿,确定姑娘没有其他吩咐,便和衣靠到了外间榻上。

    里面陆筠散了长发,对镜梳头,梳好了,看眼床榻,先去净房解手。

    刚挑开帘子,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转眼间就将她扯过去抵到了墙上,嘴也被堵住了。陆筠惊恐地瞪大眼睛,却看到一张有些面熟的脸庞,黑眸狭长,目光先是冷厉,跟着也露出意外。

    “阿筠?”男人疑惑地唤她。

    陆筠怔愣着,再看看对方,终于记起来了,这是皇上!

    “别喊。”明惠帝慢慢松开小姑娘细腻的脸蛋,转身靠到陆筠旁边的墙壁上,闭上眼睛道:“朕被人刺杀,暂且藏身此处,没想到会遇到你。你别声张,只当没有见过朕,天黑后朕再离开。”

    明惠帝退开后,陆筠下意识地想到要跪拜,但刚低头,就听到明惠帝说他被人刺杀。陆筠一个闺阁里娇养的姑娘,杀鸡杀狗都没见识过,骤然得知皇上遇害,她顿时忘了那些俗礼,紧张地看向明惠帝,然后就对上了明惠帝染血的肩膀。

    陆筠小脸唰的白了,震惊地捂住嘴。

    明惠帝睁开眼睛,看看她,再低头看看,从容笑道:“小伤,不碍事,阿筠别担心。”

    他亲昵地唤她闺名,陆筠虽然不习惯,但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计较了。第一次遇到“熟人”受伤,她六神无主,低着脑袋,语无伦次地道:“皇上,我,我们带了护院来,我去告诉我娘?”

    出事就想找母亲求助,孩子一样。

    明惠帝看着她笑,“不必,朕不想闹大。”

    建议被否决,陆筠攥攥手,想到他的伤,她又道:“那我,我去找些伤药?”

    明惠帝声音上挑:“你出门还带了伤药?”

    陆筠脸一红,小声解释道:“我没带,我去问问庵里的师父……”

    明惠帝再次打断她,“不用,朕怕惹人怀疑,除了你们一家,朕现在谁都不信。”

    不能告诉母亲,不能去找药,陆筠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去休息吧,就当没看见朕。”明惠帝低声地道。

    陆筠做不到,他要是陌生人,她早跑了,但明惠帝是侄女的舅舅,是她的长辈,也是皇上,于公于私,他受伤了,她都做不到若无其事,心安理得地丢下他不管。

    有了决定,陆筠慢慢抬起头,不忍地看着他左肩膀,发现那片血红还在沿着衣袖往下蔓延,陆筠声音都颤抖起来,“皇上,您还在流血……”

    明惠帝再次低头,沉默片刻,他抬眼,看着陆筠眼睛道:“可否劳烦阿筠帮朕止血?”

    一个帝王,本可以命令她,他却用这样平和的语气求她。

    陆筠忽然不慌了,点点头,对着净房门口思索片刻,轻声道:“皇上稍等,我去准备东西。”

    明惠帝颔首,跟着席地而坐。

    陆筠放轻脚步回了内室。止血,应该需要干净的纱布吧?屋里没有,陆筠只好将带来的干净薄纱中衣剪成一条条搭在手臂上,再一手拿着剪刀,端着铜盆去了净房。

    明惠帝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陆筠蹲在明惠帝身前,放好铜盆一抬头,就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的黑眸。目光相碰,陆筠本能地先别开眼,胆小羞涩。明惠帝无声微笑,低声寒暄道:“朕还记得你三四岁的模样,没想到一转眼,阿筠也长成大姑娘了。”

    陆筠不知该怎么接话。

    明惠帝脑袋歪向左肩膀,开始说正事:“还要劳烦阿筠帮朕宽衣。”

    陆筠一听,小脸忽的红了个透。

    明惠帝今年多大了?好像与二哥年纪相仿,超不过三十五岁,但明惠帝看起来就像二十多岁的人,从侄女那边讲,陆筠把明惠帝当长辈,但真的看到人了,陆筠……不想替他宽衣,不想看他。

    “阿筠再犹豫下去,朕的血恐怕要流光了。”明惠帝背靠墙壁,有些戏谑地道。

    陆筠哪能分辨出他话的真假,因为明惠帝衣袖红的吓人,她以为明惠帝真的受了特别严重的伤,救人要紧,陆筠努力抛开脑海里的男女之防,鼓足勇气抬起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