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调教男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眼花了吗?

    夏侯东当下揉揉双眼,那小孩儿可是张着口哭个不停,可那双眼睛当是贼的很。

    这……他才不过一周岁多点而已啊!

    “小娘,帘儿他是不是很懂事?”

    苏暮卿笑笑:“这么点大的小孩哪有懂事不懂事。”

    不过小孩终归是小孩,醒来的时间过场了,吃喝拉撒之后就又睡着了。

    夏侯东暗暗松了一口气,又慢悠悠的开口道:“小娘,你也抱抱东儿吧。”

    苏暮卿唇角微抽,身子往边上避开了些许,道:“让你小爹去抱。再者,紫儿他们现在可是如何?”

    夏侯东噘了噘嘴,他才不要让小爹抱,小爹不揍死他才怪,就算是不是揍,也会害得他不敢在这儿多加逗留。为了能够与小娘多玩会儿,他还是暂且听话点,迟早有一天能够吃上小娘的豆腐。

    “紫儿姨,已经怀孕四个月了。拓拔耶倒也是喜欢得紧,竟是到现在也没有娶妻。至于拓拔录,他倒是如愿以偿的做了皇帝了,后宫女子虽多,不过听说至今没有翻哪个女人的牌子。还有啊,那沐容尘,这人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我也快两年没有见到他了……”夏侯东慢悠悠的,絮絮叨叨的与苏暮卿说了许多关于他们的事儿。

    幸好,他们都还好。

    只不知,表姐她可还好?

    林墨晟的事儿虽然早已平息,却也因为大表哥与林墨晟走得过于近,多少有所牵连,也不知安家的人现在可还好。

    转念一想,墨檀该是不会让他们有事儿,且林墨昂既然连林墨晟都放过了,又怎得会对安家的人施加重压呢。

    苏暮卿拿起钳子拨弄了火盆中的炭火,为充满寒意的初春增添一丝温暖。

    “小娘,东儿与你说了这么多,你总该是回抱一下东儿吧。”

    说话间,夏侯东身子向着苏暮卿扑去。

    苏暮卿眉头一挑,身子一闪,闪到了夏侯东的身后,伸手抓着他的衣裳,往边院的厨房拖:“墨檀,我给你找来了一个帮手。”

    正冒着斜风细雨整修厨房的林墨檀抬眸瞧见那一抹倒退而走的身影,眉头微挑:“东儿,真是好孩子,过来!”

    夏侯东嘴角一抽,来得当真是时候不对啊,他以为小爹该是出去打猎了……

    苏暮卿望着夏侯东垮下的脸蛋,笑笑,道:“自找的。”

    要知这些日子来,墨檀也是无趣的很,想来调教些打扰他们幸福的人,可是乐意的很。

    丢下话后,她便又回到了屋子里,独留帘儿一个人在屋子里,她可是不放心的很。

    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屋子里竟是有个男人抱着她的儿子,她当即皱起眉头,冷喝道:“谁!”

    修长的身影缓缓的转过身子,竟是拓拔录!

    苏暮卿眸间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狐疑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拓拔录将怀中的孩子放回到床上,背对着苏暮卿道:“就是过来看看你而已。”

    若不是他让人盯着夏侯东,怎得会知道她会隐在这地方,那么隐蔽,那么与世隔绝。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得了,于她的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后宫中明明有那么多比她美艳,比她温柔,比她善解人意的女子,可偏生还是钟情于她。

    苏暮卿眉头依旧蹙着。她不记得自己与他的关系有这么好。值得他丢下朝堂上的事儿跑到这破地方来瞧她。

    “是吗?”她疑惑得反问道。“拓拔录,你最好别和我耍什么花样。”

    拓拔录唇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待得转身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傲,他望着她,郑重的开口道:“暮卿,我并未与你玩什么花样,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怎样而已。现在看到了,竟是在这么个破地方居住着。看来晋王爷是没能力让你过好日子了。不知,你可是愿意随我回南海国,我那后位一直为你留着,你若是带上这孩子也可以。”

    听闻,苏暮卿震惊万分。

    不过片刻后。她就恢复了平静,淡笑而语:“承蒙厚爱了。只是我喜欢的就是这地儿,有墨檀的地方。你若是……”

    不等苏暮卿说完,林墨檀阴冷的声音插了进来:“拓拔录,你最好收起你的主意,若是觉得皇上这位置坐得太安稳,我会给你弄点事情来。”

    拓拔录眉头微蹙,他不是正在边院吗?怎得这么快就过来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林墨檀冷哼了声:“没有吗?东儿可是喜欢你小娘?现在有人来抢你小娘,你说该怎么办?”

    跟在身后的夏侯东当即道:“灭了!”

    林墨檀笑笑:“很好,那么这个人就交给你了。阿暮,以后不得招蜂引蝶。”

    苏暮卿嘴角抽搐,这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吧?

    不过眼下林墨檀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她还是默不作声的好,要不然她也是要受罚的。

    她静静的看着屋外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又看看满脸笑得邪气的林墨檀,容颜上溢满幸福的笑容。

    “好生热闹啊!阿弥陀佛!”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苏暮卿等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视线都向着不远处望去,只见细雨里,一身着袈裟的男子向着他们款款走来,及近处,方才看清楚竟是沐容尘!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温润已成和尚的沐容尘,好久苏暮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容尘?”

    沐容尘轻颔首,淡淡的扫了眼四周的人,视线最后落在低矮的木屋上,道:“真是个破地方,卿卿啊,此处都比不得和尚庙,你且不如跟着我走。”

    话落,苏暮卿啼笑皆非,都成和尚了,怎得还如此。

    只是,她的心中竟是涌起了一丝愧疚之意。

    林墨檀紧盯着沐容尘,那一头如雪的发丝早已不在,只那笑容依旧如春风,外头都道这镇上来了个笑容如风且能行医的俊和尚,想来说得就是他了。

    然而,他没想到,真得没想到会是如此。

    “阿弥陀佛。卿卿女施主,随小僧离开这儿吧,外边的世界很精彩。”

    即便明白沐容尘怕是早已心静如水,可听着他这么拐自己的夫人,林墨檀当下冷喝道:“沐容尘,是不是想让我一把烧了你的庙堂。”

    “施主,莫要生气……”

    “哇……”

    屋子里,小床上,一响亮的哭声传到每个人的耳里。

    苏暮卿赶紧的回身抱起帘儿,开口轻哄着,低而温柔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了许多,静静的望着她……

    林墨檀来到苏暮卿的身边,轻声道:“儿子,是不是觉得我们该搬家了?”

    哭声停止,小人儿破涕为笑。

    ps:

    新文估摸着会在3月份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