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章 毒酒一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初冬第一场轻雪飘零而至,在金府的琉璃瓦上铺上了细细白白的一层,虽然比不上大雪那么华美,但却有一番别样的清新动人。

    金夫人和玉麒麟衣冠整洁的站在金府门外。

    玉麒麟穿了带着毛裘领子的披肩,白白绒绒的毛领,越发衬得她娇俏动人,可是,这娇俏的容颜上却带着一丝急色。

    金夫人也是四下张望了一番,随后问向身边的人:“元宝呢?”

    说曹操曹操到,金元宝从侧门匆匆赶来:“我来了!”

    “你去哪儿了?”玉麒麟问道。

    “待会要见太后,要多做点准备。”金元宝伸手帮她掸了掸衣领上的雪粒。

    “快走吧。”金夫人催促道:“太后宣我们一早觐见,可别晚了。”

    “是。”玉麒麟点头。

    众人当即便不再耽搁,迅速上了马车。

    片刻后,金府的马车便来到了皇宫门前,这一次,守卫眼尖的看到了金府的标志,自然不会阻拦,当即便顺利通报放行了。

    而随在金府马车之后,又有一辆蓝色帷幕的马车跟了过来,正是柳文昭。

    两辆马车鱼贯而入,进了门后便将马车停在角门不远处,下车步行走向太后宫。

    太后宫中,依旧是那么肃穆,只是今日仿佛更多了一丝冷静。

    柳文昭看着华衣的金氏三人,眯了眯眼,很是不悦,脸上却是强作镇定。而且,他刚才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二皇子的身影,心中失望之余。更是忐忑不安。

    金元宝瞟了他一眼,眉梢微微一跳,面上却是没有一点多余的情绪,只是静默的陪着金夫人和玉麒麟站着。

    约摸一盏茶的时间,太后从内室走了出来,扫视了一眼众人。

    众人见状。立即磕头如仪。

    “柳如月,金元宝,玉麒麟……柳文昭……”太后一边点名,一边将目光落在被点名的人身上。

    众人随着太后的话音伏地,肃然等候命运宣判。

    “柳如月……”

    金夫人心头一凛,直了直脊背,示意自己在听。

    “你们母子俩人,齐心协力将一件代嫁的大事瞒着我,实在是胆大妄为之至,不过究其根本。此事又是玉麒麟代母寻子惹起来的,这样说起来,根源还在二十年前如月你夺子这件事上……”

    金夫人听言,慌忙辩解道:“太后明断,隐瞒身世,代嫁欺君。皆由侄女私念而起,欺君重罪,理应侄女一人承担!”

    太后却没接话,只是继续道:“但金元宝无论如何,也是金将军的血脉。你打理兵器制造局二十年,虽是窃据其位,功劳也不容抹杀……”她说罢,将目光缓缓转向玉麒麟,道:“只有你,玉麒麟。是明明白白的欺君。”

    玉麒麟闻言,竟然毫不迟疑的道:“太后老人家,您说的对,请您降罪玉麒麟,不要再罚我婆婆和元宝。”

    金元宝听言。诧异的看了玉麒麟一眼,当即挺直了身子就要开口,却被太后一抬手给制止住。

    “你不必开口。”太后很是不满的道,“我知道你们一家三口现在亲爱的紧,一个护着一个……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众人屏息静听。

    “一,各自归位,江晓萱仍然嫁给金元宝,玉麒麟可以为妾。代嫁之罪,就此抹消。”

    金夫人一惊,正要开口,金元宝已经抢先开口道:“这不可能。我此生只愿娶玉麒麟一个女子。”

    “好。”太后冷冷的扫他了一眼,“二,哀家毒酒一杯,赐死玉麒麟。”

    金夫人听言,当即大惊失色,忍不住抢言道:“太后!姑妈!您不能这样!”

    “为何不能?”太后冷冷道:“任何事情都有代价——再说,我不还给你们另一个选择了吗?”

    金夫人当即肃容叩首道:“太后,元宝和麒麟确实欺君在先,可他们俩阴差阳错成就的姻缘,却是情投意合,再也不愿分开,太后,您乃万民之母,我们既是您的血脉,更是您的子民,侄女求您,看在这两个有情人彼此忠贞的份上,饶过他们这一回!何况那江晓萱,以闺阁身份抗婚出走,又和我府上医师顾长风两情相悦,已是定了终身,这个女子所求并非富贵,而是一个情字,您若下旨让她嫁给元宝,恐怕——太后,您这懿旨一下,拆散的是两对年轻人啊!”

    “怎么,依你说来,这“情”字一出来,你们的欺君之罪,哀家竟然不能治了?”

    太后很是不悦,随即朝旁边的一个宫女看了一眼,那宫女立即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托盘走到玉麒麟面前,缓缓揭开盖在托盘上的绸布,上面赫然是一个酒壶和一个酒杯。

    宫女慢慢的提起酒壶,将酒杯盛满,随后便安静的站了玉麒麟一旁。

    “玉麒麟,你选哪一条?”太后慢条斯理的问道。

    金夫人见状,连忙挡在玉麒麟面前,迅速的毫不犹豫的拿起毒酒,高举过头:“太后,我们冒犯的是天家尊严,怎敢指望轻松脱罪?只是太后,请您成全侄女一份做母亲的私心:我只想为两个孩子留下一线生机!——适才您也判定,所有根源都在于二十年前的夺子,既然如此,我柳如月愿以一身抵下所有罪过!”

    金夫人说罢就要饮酒,玉麒麟早已眼疾手快上前一把夺下杯子:“母亲不要!”

    玉麒麟随后转向太后,坚定的道:“太后,您老人家说的对,凡事总要有代价,是我当初不知轻重代嫁进了金府,这个罪当然是我的。只是您说的各自归位,请恕民女不能从命!不管是为了金元宝,还是我的好姐妹江晓萱。我都不能自私的接受这条生路!”说罢,她回眸看向金元宝,和他四目相对,微微一笑道:“我甘愿喝下毒酒。”

    “元宝。你意思呢?”太后目光扫向金元宝。

    “太后,我此生只有玉麒麟一人,绝不会娶江晓萱。”金元宝一笑,毫不犹豫回道。

    太后微微叹息,似在为诸人惋惜,半晌后才道:“哀家心软。再给你们指一条生路。”

    众人心均提起,静待太后。

    太后看着玉麒麟,慢慢道:“玉麒麟,你要是愿意嫁给柳文昭,哀家也可以饶你不死。”

    一直被晾在一边的柳文昭一惊,继而大喜:“谢太后!”

    玉麒麟轻蔑的看了柳文昭一眼,更不答话,毫不犹豫举杯欲饮。

    “麒麟,不要!”金夫人慌忙阻拦。

    “嫁给柳文昭,饶你不死。”太后重复。

    金元宝却突然站起来。慢慢走向玉麒麟,握住她的手,揽住她的腰,旁若无人的轻声道:“麒麟,你记不记得咱们发过誓,要永远相信对方?”

    “我记得。”玉麒麟点头。

    “好。你相信我,生死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金元宝声音一沉,“我会马上来找你。”

    玉麒麟听言,双眸突然亮了起来,再不迟疑,再不犹豫,当即便粲然微笑点头:“好。”

    金元宝紧紧的将她揽住,双眸通红,唇角也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似乎不这样将她搂紧。自己就会瞬间崩溃,瞬间瘫软在地一般。

    “金……元……宝……”玉麒麟念着他的名字,似乎是在把这每个字都放在舌尖纠缠了好一番,这才缓缓的就着他的名字,咽下了断肠的毒酒……

    “麒麟!”金夫人大惊。

    玉麒麟微笑的看了金夫人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落回金元宝脸上,那样缠绵,那样纠结的看了他半晌,才低声喃喃道:“元宝,抱紧我。”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时间也似乎冻结了,金元宝想要开口说话,却发觉自己怎么也张不开口,眼泪就在他的眸中转啊转,却总是滴落不下来。

    他想大喊,想大叫,想说不要,可是,这一次,这一句话,他说不出来,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努力的将自己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看着她的娇美容颜上的笑容渐渐淡去,看着她的眉头缓缓皱起,看着她的眼神渐渐由最初的明亮变成了黯淡,看着那鲜红如朱砂一般的颜色从她粉嫩的唇瓣旁渗出。

    她的身子渐渐发软,慢慢瘫倒在地,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力,只能随着她慢慢跪倒在地上,却仍是紧紧的抱着她不愿松手。

    “麒麟……”金夫人膝行上前怔怔的看着玉麒麟,“你让我怎么对得起你娘?”

    望着玉麒麟惨淡面容,柳文昭只觉得魂魄都在此刻散去了,人也差点软瘫倒下,正想上前一步,却立即敏锐的发现了太后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只得将那痛心的感觉压下,生生忍住。

    玉麒麟气息微弱,努力扬起手想要摸一摸金元宝的脸,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无力,金元宝立即一把握住玉麒麟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元宝……”玉麒麟微微笑道:“你不要难过,我不后悔,也不害怕,娘在下面等着我,我不会孤单。能够遇到你,我很开心,能够嫁给你,更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遇见你,我也很开心,我爱你!”金元宝笃定的道。

    玉麒麟脸上的微笑越发浓了,张口想再说话,却已经只能丝丝发声,只得睁大眼睛使劲的凝望着金元宝。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便用力深吸了一口气,道:“元宝,我舍不得你。对不起……对不起不能陪你……”

    “麒麟……”金元宝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了下来,他紧紧抱着玉麒麟,贴着她的耳朵轻轻道:“你这个傻孩子……你放心……我会很快的……”

    声音到最后,他只剩下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来了。

    金夫人满面泪水,紧紧抱着玉麒麟不哭不喊也不撒手的金元宝,只觉得胸中悲戚难耐。只能不断的摇着头,似乎不敢置信此事竟真如此发生。

    太后静静的端坐了半晌,轻轻叹了口气,片刻后。才开口打断这死一般的寂静:“你们母子的罪玉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