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五四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以前庄二老爷一家之所以在父母过世后,还能跟庄大老爷一起住,是因为两兄弟关系不错,所以兄弟不分家也很正常,但现在当家的是庄大郎,人家不过是庄二老爷的侄子,可没有义务再养着二房一家,所以自然将二房赶走了。

    忠义侯府因子弟没出息,不过就是些庄田俸禄,收入不多,再加上当时从龙花了不少钱,平常又想维持侯府的体面,花钱那是寅吃卯粮,如今分家,根本没多少东西分,二房只分到很少一点东西,所以二房出去后,生活水平迅速跌落。

    二房嫡子庄四郎是个温柔多情的人,这些年对身边那些姬妾通房都很好,生了一堆的庶子庶女,如今家境困难,他还子女成群,哪里开支的起?偏他又是心软的人,舍不得卖了姬妾通房,也不像高二老太爷等人那样舍得卖女儿换钱用,于是只能尽量节俭,以维持生活。

    结果他倒是想尽量维持生活,他那些姬妾通房却是从奢入俭难,不愿意了,有生养的也就罢了,没生养的,年龄小青Chun正盛还能再找金主的,说是为府里节约钱财,打算离开,庄四郎倒是想留,但庄二夫人看家里钱不够用了,自是同意,于是那些女人全拿了卖身契跑走,攀日子过的比较好的人去了;剩下那些生养了的或没生养但年龄大了走不掉的,看庄家日子过的这样差,心里非常的郁闷,想着要知道庄四郎人长的一表人才,结果却是个绣花枕头,没什么出息,当初别跟他就好了,要不然现在日子也不会过的这样惨,特别是当年那些私下嘀咕过闻百翎的,这会儿想着,当初争赢了还曾得意过呢,现在看来,有什么好得意的,人家过着富贵日子,她们跟庄四郎过着“吃糠咽菜”的日子,想想都郁闷。

    因知道二房没多少钱,从庄四郎身上也榨不出什么好处来,渐渐地对庄四郎,便没有以前在侯府里时那么好了,庄四郎看了,心里不由苦笑,想着他当初怎么就会为着这么一群嫌贫爱富的贱人,搞的失去了闻百翎呢?当初这些人说什么喜欢他,不愿意离开他,求他看在她们喜欢他的份上,不要让她们走,他当时傻透了,感动的不得了,还真信了,留下了这群垃圾,却失去了闻百翎,现在如何?不是说喜欢一个人就会与对方患难与共吗?现在呢,现在还没有危难,不过生活稍差了点,这群曾口口声声说喜欢他、曾让他感动得不得了的东西就对他有意见了,甚至对他的态度也变差了,能攀高枝的还都攀高枝去了,患难见真情,这是群什么样的东西,她们的真面目,眼下他可算是知道了,可惜知道的已经太晚太晚了,后悔也没用了,这时候他才知道,他当年有多傻,那些女人说了,他就信了,每次想起这事,都越想越觉得当年的自己蠢得不忍直视。

    如果一切能重来一次,他再不会为了这群东西,失去闻百翎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再后悔也没用了。

    不说那边庄四郎发现自己当年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蠢透了,却说当下,女学风波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女学也慢慢步上了正轨。

    不两年,闻三娘给儿子娶妻时,一为了表示对闻百翎夫妇的支持,二为了在分府后有镇国公府这个大树当靠山,不被人欺负,还专门从女学里选了个学生。

    她选的不错,刚好她儿子是宗室,不用科举,她为了让儿子不变成纨绔,对他管的较严,虽没读科举方面的书,却读了其他杂书,她儿子后来对科技也较感兴趣,跟女学里学了数理化方面知识的学生,却是不谋而合,夫妻俩整天在家捣鼓些这个时代的人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后来夫妻俩因发明了些相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较先进的东西,还在历史上小有名气呢。

    这时仁郡王已过世,闻三娘在儿子娶了妻就分府出去过了,自己有诰命在身,儿子媳妇关系又好,一家三口过的日子相当滋润,让闻三娘比同龄人显的要年轻多了——至少比前未婚夫钱四郎的妻子杨二娘要显的年轻多了。

    至于她前未婚夫钱四郎,钱四郎虽有个在国子监当差的岳父,却在科举上再无寸进。

    他是庶出的庶出,无荫封资格,科举又只是秀才,不是可以授官的举人,在平城公主过世,钱家分家后,随着庶出的父亲分府出来过,日子越发艰难,偏妻子娘家又是以清廉著称,嫁妆极少,于是等后来他父亲过世,就剩他们小两口出来过日子后,男的一事无成,女的嫁妆又少,只能守着点分下来的薄田度日,由于是庶出的庶出,分到的东西极少极少,那点钱,比高门那些丫环小厮们的收入还少,日子过的比他们还不如,瞬间从个侯府公子,变成了庄户人家差不多的水平,知道的人对钱四郎又是好一顿嘲笑,说他当年要娶了闻三娘,起码闻家有几千两嫁妆,到时用那嫁妆置上几百亩田地,也能过比他现在犹如庄户人家一般的日子要好了,看看闻三娘带着儿子媳妇依然过着富贵生活,就看的出来了。

    要说钱四郎没后悔那是假的,只是当年悔婚的事是他自己折腾出来的,所以这会儿再怎么后悔,也不敢表露出来,每次问到,都是一副绝不后悔,然后说闻三娘这儿不好那儿不好他绝不会要的架势,别人听着,表面没说什么,背地里,不知道他后悔了的,没少说他眼光浅;知道他后悔了的,就笑他死鸭子嘴硬,总之没什么好话。

    在闻三娘给儿子成亲后,比闻三娘儿子只小两岁半的闻百翎之子,新一代镇国公世子,也长大了,到了快要娶亲的年纪了。

    这日宗大郎回来,面色古怪地跟闻百翎道:“娘,今天碰到个女人,神神叨叨地说她跟父亲有婚约,说您抢了父亲,说是我要有点良心,愿意帮父亲赎罪,就娶了她女儿……是怎么一回事啊?”

    因孙子长大,所以老镇国公荣升宗老太爷,宗俊卿则荣升宗大老爷,而闻百翎的孩子,就是新一代宗大郎了。

    宗大郎热衷于做生意,只是这个时代商贾地位低,他要真经商了,就不能考科举了,所以只好请了掌柜的前台经营,他在幕后指挥,如今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因常跟商贾打交道,今天在某个生意伙伴家做客,就碰到个商贾,带着夫人女儿做客,那夫人听说自己是镇国公世子,就开始发神经了,将自己叫过去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